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化新闻  >  文化茶座

一个让春暖让花开的诗人

2017-08-03 09:35:27   来源:汉学实践局   【字号:

  25岁前,他说要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25岁前,他说他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25岁前,他说“我还爱着”,一切都源于爱情。可是,25岁那年,他在铁轨上留下一片空虚。

  看到“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便看到了他——海子。可就算他写出再暖再美的诗句,也终究难以解释那落寞的结局。其实,海子,他是孤独的。

  他曾说过“春天,十个海子全部复活,在光明的景色中,嘲笑这一野蛮而悲伤的海子”,如果这个海子是野蛮而悲伤的,那么复活了多少海子,便复活了多少野蛮和悲伤,不是么?

  他的遗言中清清楚楚地写道“我是中国政法大学哲学教研室教师,我叫查海生,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他也许想说,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我的生同样不是任何人可以决定。不想与任何人扯上关系,不如就此道别,留下在尘世人们心心念念的名位,留下在世间唯一可被识别的名字,再走。

  他曾狂妄地说过“宇宙的诞生就是我的诞生”,这似乎透着每个诗人都有的骄傲,也是每个诗人都有的无法理解世俗的哀伤。偌大一个万丈尘世,居然没有一个灵魂寸土的立足之地。这世界是怎么了?

  他曾化身李白、王维、老子、庄子,说他们是这大地上为史诗而努力的人们。宛如“一头中国的负重的牛”,走在迈向严冬的秋天,“遍地的生命和苦难”赶着它,而它“只能将沉默打在嘴唇上”,等待“明年长出更多沉默。”

  他的诗就像是画中的印象派,满满地意像难以捉摸尤其是他的长诗,用生命中巨大的元素铺开一个个场景,其实,并不是生命大的难以描述,也不是生命深的难以看透,只是有时生命太单薄,禁不起捉摸,有时生命又太简单,不愿去看透。

  海子的死,一说是因为精神分裂,一说是因为爱情,也可能是因为爱情而精神分裂。“这一个黑夜的孩子,沉浸于冬天,倾心死亡”这可能是他自己,在白昼面朝大海,在深夜沉浸冬天。春暖,花开,花开,花落,总是空。他再写诗的时候不小心写进了自己,就这样消失在了无尽的文字意象中。

  海子的故居,建在安徽省怀宁县高河镇查湾村,是他走后由家人在购买的一块土地上按照老宅的样子修建的一栋三间开瓦房屋。那里可能不会面朝大海,海子也许不会喜欢。

编辑:孙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85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