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化研究  >  理论成果

威震敌胆的军事发明——明长城炮墙

2017-04-10 14:13:00   来源:胶东在线   【字号:

  作者:张永慧 刘建民

  在九门口到界岭口100多公里的长城沿线,存在着一些奇怪的墙体:墙上有孔,对着墙外北方,墙两侧延伸至城墙,形成三面包围的“]”形结构。这些依附长城的奇怪古墙经受了400多年的风霜,现今鲜有人知其作用和来历。

  2016年,长城文化爱好者刘建民先生发现了这些奇怪墙体,并拍下照片。这些墙多数已经残缺不全,但是仍然能看出他起初修建时候的结构。2017年3月初,刘先生在网上查到了笔者发表的文章《大明干臣张梦鲤》中有关于张梦鲤发明长城炮墙的记载,于是进行联系,经过反复论证发现这就是大明万历年间重要的军事发明——炮墙。

明长城炮墙

  文官创建

  先祖张梦鲤,字汝化,号龙池,山东登州府莱阳县人,生于双山村(现属于莱西),是双山张氏九世祖。明嘉靖三十五年进士(1556年),明嘉靖、隆庆、万历三朝干臣,官至顺天巡抚、大理寺卿。据双山张氏家族史料记载,大明万历六年(1578年),善于处理积弊的能臣张梦鲤被安排到遵化任顺天巡抚兼巡永平,并兼督蓟辽边备,抵御北虏,拱卫京畿。张梦鲤赴任之后面各种复杂情况,呕心沥血,发展农业、加强税收、振兴经济、压缩开支,加紧操练军马,创建了大明历史上战斗力极强的北兵,军力迅速强盛,为修建长城提供了物质和人力支持。史料记载,张梦鲤上任三个月后,年仅47岁的他便“头发为白”、”须半白”。

  亲自督修长城的文官张梦鲤发现火器的射程不够远,就在作战敌台外面设计了炮墙。《张梦鲤行实别记》中记载:“蓟方建敌台,备甚设,独火器举台上自高临下,无能射疏及远,府君(张梦鲤)为增炮墙……..”意思是说,当时蓟州刚开始修建敌台,装备了很好的设施,但是唯独火器放在敌台上自高临下,不能往更远和广阔的地方射击,于是,张梦鲤为它增加了炮墙。莱阳县志记载,张梦鲤”制炮墙,创飞车,戚公继光为心折“。张嗣诚所撰《张梦鲤行状》也有记载,“府君故与肺附,顾持议则面赭争如虎,有古廉蔺风,如炮墙附敌台以坚守,飞车拥浙师以力战……”大意是说,张梦鲤能够推心置腹的对待戚继光的如虎般翻脸相争,创建炮墙坚守长城,发明飞车帮助戚继光的南兵作战,很有古代蔺相如宽容廉颇的风范。

  《戚继光年谱》卷十二有载:“万历八年(1580)四月,议修石门寨城,设炮墙重门大炮”,说明戚继光对于炮墙非常重视,在1580年商议修石门寨城,增设炮墙等设施。另根据刘建民先生搜集的资料《明长城蓟镇图》(杨文和整理,以下简称蓟镇图)描述:“在黄土岭一号敌台下贴签:以下炮墙六十座,俱系万历九年分本路主兵修。”以上史料说明:炮墙是在张梦鲤任顺天巡抚期间开始修建。开始时间应该是在1578年到1580年的三年间,1581年修建了至少六十座。

  设计结构

  根据《张梦鲤行状》,“炮墙附敌台以坚守”,说明它是依附于敌台修建的,能够明确起到坚守的作用。根据杨文和《蓟镇图》描述:“炮墙是建在敌台外侧底部, (用蓝色戳印的矮砖墙),一面靠台,三面呈“コ”形,墙内平扩,墙正面底部有两个洞口,两侧墙底部各有一个洞口,按敌台阔三丈比例计算,洞经约有二市尺左右,这应是置炮口,上部还有小洞八个排列于三面墙的中间,根据置洞情况判断,墙中小洞应是设置枪、铣的洞口。”

  根据实地考察发现,炮墙上有直径大小不同的放置堂,可以同时架设虎蹲炮、佛郎机、铳。所以,可以说这是一种多功能墙,能够立体式的同时施展多种火力,最重要的是可以让火炮射程远而阔。

明长城炮墙

  另外,刘建民先生实地考察发现:

  1、秦皇岛板厂峪长城景区,平顶峪27号敌台(在中国长城建筑与地理信息数据库官方名称)的外侧,有一处炮墙,成“コ”字形,北墙有完整的射击孔5个,残3个。东侧与城墙相连,残存几块砖的高度,能看出有射击孔。平顶峪27号台已经修葺,景区管理人员曾向刘先生介绍说,此台维修前原来有暗门通外,修葺时没留,城墙上只留了入口。

  2、秦皇岛有一处炮墙下有劵洞,上有射孔,根据地势创建。

  3、多数炮墙有上下进出城墙的通道,用于向敌台或城楼内进出,也叫做登城劵门或登城通道,城垣下留有暗门,与炮墙外相通,“以便出哨”。笔者认为劵门通道应该是用于士兵通行以及弹药的运输;暗门应该是用于外出执行任务的士兵如哨兵进出、士卒出城攻击敌人的便捷通道。

  4、石门寨路的炮墙还有小而薄的置炮口,现分析应该是放置小口径火炮——佛郎机的放置堂。

  5、炮墙是依据地势修建,面向冲要之处,把守关口。每一处的数量、大小结构、炮口数量、都不一样。

明长城炮墙

  数量和分布

  据现有史料看,当时张梦鲤和他的亲家戚继光应该陆续修建了不少炮墙,根据万历11年绘制的《蓟镇图》记载,当时(绘图时)已知炮墙分布如下: 1 “炮墙二十二座,置于界岭口关、罗汗洞关两侧的敌台下,” 2 黄土岭一号敌台下贴签:以下炮墙六十座……..3在长板谷,拿子谷,大毛山关,董家口关,城子谷,水门寺,平顶谷,一片石,黄土岭,无名口,界岭口关,罗汗洞,黑谷关等十三处冲要关口的两侧或一侧的敌台下建置炮墙一、二座至四、五座不等,形同犄角,居高临下,扼守要隘。4台头路路首贴签注:“台头路,城堡一十一座,空心敌台一百三十一座......台下炮墙三十座....”

  威震敌胆

  这么大规模的炮墙分布,应该对入侵的游牧军队起到了很大的震慑作用。对于他的实效,史料是这样记载的:

  张梦鲤行实别记中记载:……府君(张梦鲤)为增炮墙,平发可薄数百千步。虏窥之啮指窜伏不敢动”。意思是说,炮墙上架设大号火炮,平地发射就可以达到数百千步的射程,吓得入侵的虏军咬着手指趴到隐蔽的地方不敢动,大气不敢喘。

  然后,张梦鲤又发明了飞车,“车可单力转,经山阪崎岖便挈而趋,上下置长矛四,中载火器,前阴板蔽矢石,戚大将军拥出塞,耀军士,虏视辙迹大骇曰:谍使诡言车营不踰险,今奈何飞度耶?

  根据双山张氏家族相关史料记载,炮墙加上飞车,直接或间接产生的结果有三个方面,首先,戚继光和他的南方兵深深的折服了:“戚公继光为心折”,“炮墙附敌台以坚守,飞车拥浙师以力战…….光(戚继光)卒未尝不心折也”。其次,吓得敌酋直接投降请罪了:“自是,昂酋益畏威,叩关悔罪,府君临边障而慑之,酋负过惧诛不寒而栗,攒刀永世受约束,乃为请抚赏如初。”三是吓得前来进犯的敌军十万军马不敢进攻转而攻打辽东,然后又被张梦鲤击破:“虏以十万众欲窥蓟,侦蓟有备,逡廵不敢入,移攻辽,公则又赴援辽,再破之,又再赐白金文绮”(《国朝献徵录》之《大理寺卿龙池张公梦鲤墓志铭》)。

  亟需保护

  刘建民先生分析,炮墙的损坏跟敌方进攻有很大关系,每次进来掠夺,都要破坏城墙。经过实地调查发现,被破坏的炮墙能保存下来跟当地居民有很大关系,这一带的居民大多都是戚继光带过来的南方兵的后人,当时长城的敌楼大都是守军和工匠一起建造的。为稳军心,南方兵可以带家属,一个家庭守一个楼,所以大多敌楼都冠以姓氏,呼家楼、李家楼等,而且守兵都是世袭看守,直到近代,甚至当地还留有祭祖逛楼的习俗。正是由于守城兵丁家族的世代守护,长城的炮墙才得以保存至今,进而被长城爱好者发现,并于2017年得以首次公开详细明确论证。

  炮墙的发现,具有极大的历史研究价值,它显示了明朝末年火炮的先进性。根据现存炮墙上不同大小的置炮口,说明当时已经出现了不同级别的火炮,这对于火炮的制造历史提出了新的研究方向,并对长城文化的研究提出了新的课题。所以现存的炮墙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笔者在网上搜集到的长城爱好者的照片对比中发现,近些年,人为破坏一直存在而且在不断加剧,很多东西丢失,砖头和文字载体被偷盗的可能性很大。另据网友说,记载张梦鲤等人修建长城的御史楼记名碑被发现丢失……

御史楼上修筑长城记名碑,现已丢失。

  注1:刘建民,秦皇岛市昌黎县人,1968年生,长城文化爱好者,长城业余保护者。本文照片均由刘建民先生提供。

  注2:张梦鲤,字汝化,号龙池,生于现今莱西双山村,是双山张氏九世祖。明嘉靖三十五年进士(1556年),是大明嘉靖隆庆万历三朝重臣、清官、干臣。是胶东历史上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他与张居正、戚继光、董其昌等同朝为官,是戚继光的儿女亲家,官至大理寺卿,位居九卿,从一品。去世后明万历皇帝“加赐祭葬”,耗费巨资在莱阳旌旗山之南划地两千亩为其修筑规模恢弘明清罕见的“御祭陵园”,并谥号“节愍”。在任期间多任职贫瘠艰险、积弊重多之地,而且都能做出惊人政绩。他在任顺天巡抚期间,亲自振兴经济,压缩开支、加强税收、发展农业,督修长城,操练军马,设计炮墙,发明飞车,创建了大明历史上战斗力极强的北兵,上任三月就“头发为白”,“须半白”,时年仅47岁。曾亲自率军击溃10万虏军的进攻,威震诸虏间。在抵御北虏、拱卫京畿方面的贡献巨大。张居正裁撤顺天巡抚后张梦鲤又被驱遣至更为险恶的甘肃任巡抚,张梦鲤豪言要去做出超越班超的功业,未行,钦命为大理寺卿,进而又开创了三司会审进入日常审案的司法新局面。

  注3:《明长城蓟镇图考略》一文是杨文和根据国家历史博物馆收藏的河北鸡泽县刘志显提供的《明长城蓟镇图》古物原件所著。原件为河北省鸡泽县原收藏人康俊香家族祖传下来的,文中说,“现存散页一包,共约六百七十余页,,原图为经折装图册, 因年久受潮已成为零片, 其中部分页片朽成粉末状, 图面原贴有许多标签,有些已经脱落。原装册数不得其详。“文革中,康俊香的母亲把这包图置放柳条筐中妥为藏匿,未被红卫兵发现”, 杨文和根据图中的内容推测,蓟镇图”当画于万历十一年”。

  部分图片(刘建民老师提供)

箭头所指亦为炮墙
板厂峪炮墙
板厂峪炮墙
图片显示有敌台到炮墙的通道
大毛山的炮墙,是放置大炮的放置口。
炮墙仅剩下遗址了,墙体被毁。
大炮口和佛郎机口子,大炮口被毁坏。
小型火器——佛郎机放置堂。
小型火器——佛郎机放置堂。
小型火器——佛郎机放置堂。

角山东十一号台炮墙遗址 拍摄位置是通往炮墙的门
编辑:周军
相关新闻
赠官不受的左良辅 2017-02-20
张永慧:烟台籍大明干臣张梦鲤 2017-02-17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85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