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胶东民俗  >  民风民俗

王光禄:大年初一串酒场

2016-12-15 10:17:00   来源:胶东在线   【字号:

  胶东在线市民记者 王光禄/文

  串酒场,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流行于蓬莱部分乡村、至今仍未消亡的春节习俗。即,大年初一的早晨逐户拜年喝酒,因每户多是蜻蜓点水似的逗留浅尝,被形象地称为“串酒场”。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蓬莱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普通农家由过去的天天玉米面饼子就咸菜,变成了几乎顿顿白面馒头加炒菜,日常饮食的花样和质量都有了质的提升。除了吃,同步变化的,还有穿、住、行等。得享后三样儿的,只在本家本户,而“吃”却可以共同分享,于是纯朴的农民便思想变通,把大年初一早晨的餐桌儿,演绎成菜肴和酒水的展示台、竞技场,在邻里乡亲呼兄喊弟满村大拜年的时候,等待他们的,是满桌丰盛的佳肴美味,招待亲朋好友、街坊邻居的同时,也展示自家厨艺和气度。俗话说,“无酒不成席”,与佳肴美食伴生的,当然就是酒—红酒、白酒、黄酒,自酿的也罢,采购的也罢,样样数数,尽着花样儿摆上,大小酒盅擦洗得锃亮整齐排放在一边。

  通常,大年三十的下午,家庭主妇们在操办除夕年夜饭的同时,也要备份初一的朝菜—鸡肉冻或猪皮冻必上一样或两样都上,最好一盘清冻一盘浑冻(清冻不添加酱油熬制),简单、爽口又悦目;一盘自制灌肠,切得厚薄均匀、摆放精巧美观,原料当然是自家圈里饲养的到过年才宰杀的“年猪”身上的;油炸花生米定是少不了的,花生米不但本身被唤作“长生果”,寓意吉祥,油炸后红亮喜庆,而且粒多抗钳(筷子不容易很快夹干净),民间取谐音称其为“康乾盛世”。这几道菜不值得显摆,几乎家家必备。倒是白菜心拌狮头鱼干或者海蛰皮、猪下货拌菠菜、油炸刀鱼(带鱼)、溜肝尖、滑肉汤、烧五丝、焖鲜鱼等,最能衡量主家的大方“割舍”和女主人的厨艺高下,可天冷凉菜过多不合适,热菜过多上桌不长时间就凉透,所以做什么菜既风光体面又保温好吃,能讨得好口彩,还真要颇费一番掂量。当然,这顿朝菜,是不影响拜完年吃饺子的。

  大年初一天还没亮,家家户户把屋里屋外收拾利索,就大开街门迎接来贺。最早一批外出拜年的,都是男性和孩子,妇女此时要在家活忙活招待,一般要等到吃过早晨的饺子后才有闲暇出门。通常论辈份、讲亲疏来确定拜年次序,先祖父母,再父母伯叔,后族亲,最末街坊邻居。“登门不哈(喝)酒,低头靠边走;进屋哈几盅,顺意长久久”。每到一家,成年男人必得喝酒,一开始,几个会喝酒的人还互相客套地谦让着,爽朗的笑声和逗趣的疙瘩话往往引得满屋子的拜年人哈哈大笑,推着让着,盛情难却,往往不一会儿,有人腮上就添了喜庆的红色。规矩是每人至少一盅,虽然只有三两钱,但架不住走的户数多,积累下来也是不少的量。除非你确实身体有病,或者你装病装得特别像外,要是你不喝,纯朴又固执的主人家会在一旁端杯递筷,连声发问,“是俺家的菜不好逮(吃)还是酒不好哈?”“是嫌乎俺家赖怠(脏)吗?”实在劝不进去,也不讲究策略,干脆来一句“是这一整年不想有好酒哈、有好菜吃,还是怀疑俺在酒里、菜里下了毒?”那意思,非得把这盅酒灌下去不可。前去拜年的人碍于辈份和脸面,实在拗不过主人的热情,勉强被灌一盅,热乎的炒菜直接就被喂进嘴里,接着就是第二轮劝酒敬菜,直到被敬酒者连声夸奖菜好吃、酒少见才罢休。如此下来,每家每户都要喝,辈份高、走得近的户往往要喝好几盅,一直能折腾到半上午,有的村子满大街都是走路摇摇晃晃的汉子,或者直接躺倒在大街上被朋友家人架着送回家,或者满大街兴奋地高声唱歌,这是那些年大年初一独有的一道风景。

  随着时代的变迁,农村家家户户丰衣足食、想啥有啥,过年吃的、用的也没啥稀罕的,因为平常日子都在消费,这种热情过度的“非善意劝酒”作为一种陋习,已逐步被象征性地恭请礼让、象征性地浅尝轻斟所取代。进入新世纪后,大年初一的蓬莱乡村街头,已经很难寻见为过度热情醉酒的邻里乡亲。但同时,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似乎远没有先前那么亲近了。这得失之间的事情,谁又能真正说得清楚?

编辑:周军
相关新闻
王光禄:虎皮墙 2016-12-15
王光禄:胶东民宅的照壁 2016-12-15
王光禄:拽翻公公带倒婆婆 2016-12-14
王光禄:上梁大吉 2016-12-14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