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胶东民俗  >  民风民俗

王光禄:结婚的四道程序

2016-11-21 09:28:03   来源:胶东在线   【字号:

  胶东在线市民记者 王光禄/文

  会亲家

  会亲家,是蓬莱新人结婚当天,双方家长在男方家里必须履行的一道程序,包括见面和宴请两个场景。这会亲家看似简单,其中的规矩却远比说话儿复杂得多。

  首先,会亲家是要提前约定的。这约定,不是指时间上,而是指参加人员的范围上,也就是亲疏远近。在蓬莱的部分乡镇,通常情况下,女方亲戚参加者都是男性,爷爷辈儿的考虑到年纪大,一般不便出场。父亲、舅舅、姑姨父、叔伯这些长一辈儿,是一定要参加的。如果这些长辈儿人数相对较少,比如只有三两位,那就会把与新娘平辈儿的哥哥、弟弟们也带上。一旦哪家的代表不能参加,或者已不在世,那他的长子会直接上位来替代,否则就失了礼节。但也有女性同时参加的例外,比如蓬莱城里也就是现在的登州、紫荆山、蓬莱阁三个街道,以及蓬莱城西的北沟镇,什么姑姑娘姨、妗母婶子、姐姐妹妹,统统要去。像国际通用的礼节一样,对应着女方家的亲戚,男方家的相应亲戚也应到场以示对“娘家客儿”的尊重。当然,这些都要在结婚仪式前双方商定,为的是便于统筹安排接送车辆和坐席,以免规格不对等失了礼节、准备不充分涨了桌儿(赴宴人员比原计划的多出好多,需要增加坐席的桌子叫做“涨桌儿”)。

  接着就是会亲,也就是正式进入剧情。当接亲的婚礼车队在男方家的村头或居民小区外被闹亲的人截下,负责现场统筹的“大聊”(婚礼主管)或者摄像师,会在燃放鞭炮前,告知先放行亲戚再闹。男方家长在安排人员接过椅子、香油瓶、行李箱、花饽饽等陪嫁品的同时,要主动上前给坐在第三台车(一般头车为新郎新娘车、二车为伴郎伴娘车)上的亲家开车门儿以示热情,然后恭敬地迎接到屋内,落座。宾主分列坐好后,男方父母会当众表示欢迎,并向女方亲戚逐一介绍自家亲戚,舅舅排在第一位,然后是姨父、姑父,接着是伯伯叔叔,最后是哥哥、弟弟。女方家长随即介绍女方的亲戚。自此,双方亲戚也就算结成了新的亲戚关系,互称“新亲”,其中比新人高一辈儿的,都互称“亲家”。由于在屋内受场地限制,介绍时点头致意或者相互握手都没有一准的讲究。然后新亲们自由寒喧,除有以前认识的,大多说些“今天天气真是好”、“两个孩子真有福”等客套话。当然,作为主角的真正亲家,会拉着手说些“闺女在家不听话,你可多担待”,“放心吧,俺会当亲闺女一样待她,不能叫她受了委屈”等等交接的话。

  最难的,是安排坐席和陪酒。蓬莱民间有父子不同席、隔席不说话的说法,意思是不是一辈儿人不能同在一桌儿上吃饭,不是同一桌儿的不能相互敬酒。而且蓬莱民间一直尊崇舅舅为大,即便日后父子分家舅舅也必得参与而且拿主要意见。这样,双方的舅舅必在一桌儿,而且女方舅舅必在主客位置落座。让人为难的是,这舅舅可不是按计划分配来的,男主桌儿上,亲家两人外,在农村通常安排五至六人讲究七上八吉利,在城里宾馆里也顶多安排八人凑够十人,再说双方的姑父、姨父也是高客,比量准了正好凑一桌儿最为圆满,如果多出三四个可就让“大聊”挠头了—挤一桌子坐不了,拆成两桌儿人太少又不能把别人添进去。每每此时,活泛的“大聊”会与主家沟通后,把多出的三四人全部安排到其它平辈儿的桌上,而且全部坐主客位置,以显尊重。需要注意的是,主家和“大聊”要提前考察好,掌握亲家和自家亲戚之间的关系以及酒量、酒德,不能把有矛盾、不来往的安排到一起,也不能把滴酒不沾、逢酒必醉、酒后失德的人凑一桌儿,否则就会话不投机半句多,闹个不欢而散难以收场。陪酒更是不容易的差事儿,如果男方家陪酒的不顶用,会邀请一些在村里、在社会上的“体面人”,支部书记村主任、经理大款科局长,陪着喝酒陪着说话,酒得勤添满添,话得说到说好,追求的是新亲高谈畅饮,尽兴而不醉酒,营造出浓浓的新亲不差老亲的亲密、融洽氛围。待送走摇晃着出门、反复握手道别的新亲,会亲家的节目才算最终圆满落幕。

  接亲

  不说前期恋爱时的纠结磨合,只说进入结婚仪式的四道程序。确切地说,不完全按时间顺序进行,应该称之为四章。分别是接亲、闹亲、会亲和宴亲。今天先说说接亲。

  接亲是整个婚礼的第一步。当然,出发的前题是装饰好的婚礼车队已经就位、安排好了伴郎、戴好了胸花、吃过了早饭以及贴喜、贴粉色窗户纸等家里一切准备妥当了。

  通常伴郎的数量与伴娘的数量是对等的,都是偶数,要么二位,要么四位,最多的也见过六位的。伴娘、伴郎都要求是未婚的兄弟姐妹或者表兄弟姐妹、堂兄弟姐妹,或者新郎、新郎特别要好的未婚的同学及朋友,也叫“死党”或者“闺密”。伴郎、伴娘的着装不能太不讲究,花色上没有特别强调,起码着装要正式一些,干净利落型,以显示对婚礼的重视、对新人的尊重。当然,挑选伴郎伴娘也有讲究,如果伴郎、伴娘个子高、样子帅、皮肤白、脸蛋俊,都超过了新郎新娘就不太合适,容易使他们成为焦点,而使新郎新娘在婚礼仪式中暗淡失色。嘴巴巧、身体棒是最好的,能够以舌为矛、独战闹亲的群英,能够一人抵五,冲破重重阻拦,直接挺进目标。

  接亲时新郎出门通常是要燃放鞭炮的,祈求个来去平安,也标志着一场婚礼正式起幕。

  有经验的摄像师会导演系列节目,比如父母给新郎喂饭、整理衣服领带、嘱咐车辆慢行来去平安,伴郎给新郎鼓劲儿,新郎自行整理衣冠、发型、冲着镜中的自己自信地笑或者傻傻傻地笑,在持手捧花出门前,接受亲朋的夹道鼓掌欢送。有的还在这时拍摄一张新娘到家前的全家福合影。

  在鞭炮的硝烟未散尽之前,一名伴郎急急地跑向头车,殷勤地为当天的最高长官――新郎官打开车门、一手张开垫住车门上框,以防止大官碰头,新郎与父母、新月挥手作别时,车队缓缓启动,踏上接亲进程。路上,如果交通状况允许、时间充裕的话,摄像师会安排车队摆出一溜顺、双面开、交叉行、六车展、八车排等不断变换的阵式,并顺势拍下新郎挥手车窗外那得意、自信的止不住的笑。

  闹亲

  闹亲,是咱们胶东地区结婚活动中必须上演的节目。只有“闹”方显气氛热闹、和谐,同时也表明喜主家的人缘好、人脉广。如果冷冷清清没人闹场,像西方婚礼那样新人牵手缓步前行,怕是要被非议很长时间的。

  闹亲讲究个度。闹得轻了,没意思。闹得过了,乐极生悲。闹得不合适了,生出尴尬,没法收场。此前多次听说,闹亲的人把新人闹进了医院,甚至闹去见老马了,都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在蓬莱,闹亲不论辈份、身份、年龄和性别,人人可参加,但以新人的平辈居多。也没有固定的模式,脑筋急转弯、文娱表演、高难度亲吻啥的都行。通常分四个场次展开。第一场,新郎接亲去到新娘家时。第二场,接亲回来要进家门时。第三场,新人抵达举行仪式的宾馆门前时。第四场,晚上闹洞房。当然,新郎次日陪新娘归宁(回门、搬九)在岳父母家往往也要被闹。闹亲大多不是难为新人,目的一则检验新郎智商和应对能力,二则试探新郎的教养及耐性,三则为加深新郎对自己的印象增进感情。

  第一场,接亲去到新娘家。当鞭炮响起报告新郎驾到时,新娘家闹亲的人就会层层关闭大门--大街门、正屋门、新娘闺房门。街门关好,一些人会登上平房向下观望,帮助闹亲的出主意。通常闹亲者会要求新郎大声叫门,把“爸、妈”叫得响亮、含糖。门里的爸妈起先大多佯做没听见或者没听清,新郎往往要在其它声音的有意干扰下扯破嗓子喊好几遍,里面才肯应声。各色堵门的人就会纷纷伸手索要红包或者喜糖、喜烟,并信誓旦旦地表明自己说了算,只要满足了自己的要求准保开门。新郎照办后,闹亲的当事人接过红包,打开检验人民币的面额大小,满意了即退后让其它人上前,不满意的往往刻意展示出小额人民币,以“埋汰”新郎不够大方。有的贪心的闹亲者,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索要红包,那架式非要把新郎惹火不可。新郎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大脑高速运转来应对每一个闹亲人提出的问题、要求甚至是命令,但往往是顾此失彼、防不胜防、应接不暇,手里的红包全部被抢的事情时有发生。伴郎此时的作用一是帮腔解围,二是控制闹亲首要人员,三是使出蛮力在合适的时机撞门或者旋绕进院打开街门,以智取胜。吵够了,闹够了,给足了,才依次打开街门、正屋门,拜见岳父母。然后费番周折打开闺房门,接受伴娘的考验,跪地求婚、起誓保证、腻歪地喊出十几种对新娘的爱称、翻找婚鞋等节目都表演完了,伴娘也拿到了意想中的红包,这才可以圆满收场,抱或者背着新娘出门。

  第二场,接亲来在家门口。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反正拦着不让新人轻易进门。要么叫你表演亲吻,要么叫你背着或者抱着新娘走规则的步子、做高难度的动作,或者边缓慢行走边高声歌唱。当然,也免不了要发放红包。冲进家门时最为惊险,可谓一片混乱,甚至新娘挤破了婚纱,新郎挤掉了胸花,有的挤破了手机屏,有的人手指受伤,有的人满头热汗。当然,进门后根据录像、摄影师的安排,新人同啃糖块或苹果、抢吃面条及水饺等闹场也是传统的剧目。

  第三场,新人抵达宾馆。在拍摄完外景后,新人大多会在十一点二十前到举行仪式的宾馆。这时,被邀请的客人也陆续到场。因为上班不能在当天上午去新郎家的同学、朋友,这里指定放不了闹,其中也不乏“报答”当年新郎闹腾的人,这时新郎可就惨喽,蹲下、站起,抱着新娘走一步唱一首歌、上一台阶亲吻一下新娘,不把新郎新娘折腾得上气不接下气,往往是不肯罢休的。

  第四场,闹洞房。这一闹现在不管城里还是农村,相对少了很多。包括听墙根儿、藏床底儿、恶作剧等诸多类型。听墙根儿、藏床底儿就是在新房窗外或者婚床下偷听新人的对话,恶作剧是指在婚床上提前布阵,藏上钉子、虫子或者容易刺痒、黏性超强的东东,极尽捉弄之能事,以新人出洋相为乐。现在人们的夜生活丰富,电视、电脑的吸引力会大过这种吸引力,即便闹洞房,也往往只是象征性地简单表示一下,草草了事。

  宴亲

  所说的宴亲,是指安排喜宴招待亲友。

  通常男方家要先后安排四次桌儿。

  第一次,尝菜。也就是提前到预订的宾馆品尝菜品,以确定到底要哪些菜,以及布菜的顺序。参加尝菜的,一般有等结婚当天前来帮忙的大聊(总管)、特别要好的亲朋,新娘新郎也可参加。参加的人不能白来,要在吃菜、喝酒、聊天的当口,仔细琢磨菜的色、香、味以及上菜的次序是否合理、配料是否够档次、菜量是否适度以及咸淡酸辣。当然,蓬莱婚宴必上的三大件儿--海参、大虾、鲍鱼必须够个头、够新鲜、做法够讲究、式样够好看、口味必须好。还有四喜丸子,也叫狮子头;以及西芹开心果、糖醋鱼、加吉鱼、玉米甜汤、水果甜汤基本都是固定的菜,烤鸭等可上可不上。其它的菜,都要在推杯换盏中敲定。当然,有时参加的,还的司仪、摄影师,为的是顺带商量一下婚庆活动方案。

  第二次,落桌。就是在结婚的头天晚上,提前酒店摆设酒席。邀请的,要么是高官,要么是富商,也可能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这些人一般都很忙,或者结婚当天不便在公开场合露面,但对于喜主来说,绝对都是“高客”。他们吃的菜与第二天结婚喜宴的一样,喜主为表示对这些特殊身份人的尊重,以及对以往对自己、对自家人事业、生活上帮助的感激,有的会拿出高于结婚喜宴标准的高档烟酒招待。但一般是和次日的标准一样的居多。晚上时间长,他们可以慢慢吃、慢慢聊,时间相对充裕,而且也避免了与太多熟人在大厅共同进餐来回打招呼或者被敬酒的尴尬。喜主会像喜宴当天一样,逐桌敬酒,表示感谢。新郎、新娘一般不参加,因为传统风俗是,结婚之前的一天,新人不见面。

  第三次,喜宴。也就是结婚当天最正式的那次吃喜。前来参加的,有新郎家的亲戚、朋友和同学、同事、战友,也有新娘家前来会亲的亲戚,当然,也包括那些“帮忙儿”的。这些“帮忙儿”的有的一大早就到酒店,贴喜字、搬烟水酒糖、搬爆竹礼炮等。要安排总管来统筹安排如何迎客、如何安排桌儿――这通常就在尝菜时就确定了的,新人桌儿、公亲家桌儿、母亲家桌儿以及新郎的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桌儿,都得安排在靠近舞台的位置,其中新人桌儿必须居中,以显示其重要性。新郎、新娘的舅舅、姑父、姨父都是大客,一定要安排好。并且有“父子不同席”的说法,也就是说,不能把父亲和成年的儿子安排在同一张桌子上。除了新人的同学、同事和战友,一般不安排男女同桌儿,这在摆放酒水时就明显区分开来的,男桌上白酒、上香烟,女桌儿只上红酒、饮料。有的细心的喜主,会在收取礼金的桌子旁边或者大厅的墙上,张贴大红的喜榜,列出桌号、座次,明确主陪副陪。如果是龙凤席,收银处会放出醒目的标牌,明示男方、女方。现在不时兴在舞台布幔上粘贴新人的姓名,而是摆放张挂有大幅新人婚纱照的海报。酒店通常会为每桌儿免费呈送一盘蛋糕和六个咸淡不一的小菜。这种喜宴上菜速度非常快,在仪式结束后,一般二十分钟就有吃饱离桌儿的。喜主会根据桌儿的数量多少,在合适的时机开始逐桌敬酒,但必须是前面说的海鲜三大件儿上齐。敬酒一般都由大聊(总管)带队,新郎、新娘及新郎的父母、新郎的伯父参加(龙凤席的话新娘父母也同时参加,并负责分头向亲家介绍他们的亲朋),另选一名新郎的平辈儿跟着提酒瓶并负责给喜主的家人倒酒,当然这些“酒”通常要么是饮料,要么是白水,敬酒只是一种仪式,真喝谁能受得了?遇到特别要好的朋友、战友、同学桌儿,新郎、新娘会被以陪酒的名义灌酒,新郎、新郎往往会以“敬完再回来喝”为托辞而离桌儿。喜宴结束,新人和新郎的父母送完客,才算一场喜宴结束。

  第四次,谢宴。喜宴结束后,喜主为对各位帮忙的亲友乡邻表示感谢,同时对当天中午他们只顾着忙活没有吃好、喝好表示歉意,当晚还要设宴款待。这次相对简化,以喝酒为主,酒通常是中午散场后,帮忙儿的亲朋收拾起来的桌子上喝剩的白酒、红酒。喜主此时也卸下了思想包袱,会陪着真正喝酒以示诚意,就像歌里唱的,“酒喝干,再斟满,今夜不醉不还”!

编辑:周军
相关新闻
王光禄:耍媳妇 2016-11-21
王光禄:那些关于婚嫁前期的习俗 2016-11-21
王光禄:滚 床 2016-11-18
王光禄:关于婚礼的那些繁琐事儿 2016-11-18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