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化圈  >  专栏文章

水墨人物画笔墨构建与神情传达

2016-10-28 10:04:00   来源:胶东在线   【字号:

作者:郭英华

  一、笔墨在人物画中的传承

  中国的人物画历史悠久,一般我们将现存的帛画《龙凤仕女图》和《人物御龙图》看作是中国现存最早的绢本水墨人物画。绘画之用笔已透露出凝神静气的“高古游丝描”的端倪,其清淡的渲染也已营造出“迹简意淡”的水墨效果。人物造型虽不免显得有些雅拙,但其流畅的线条运用与水墨气氛的营造已揭开中国水墨人物画发展的序幕,也由此开启两千余年的文化传承。在随后的发展完善中,经历几个重要的历史阶段:魏晋、南北朝人物画发展的成熟期;隋、唐、五代人物画鼎盛期和两宋人物画的传承创新期。至此中国人物画对笔墨语言的探究与锤炼日臻成熟和完善。随后的元、明、清时期,画坛虽不在是人物画扮演着主角色,然而“文人画”的笔墨情趣与美学观照,主导了这一时期画坛的审美走向。由于“文人画”美学思想的影响,使几乎边缘化的水墨人物画在笔墨情趣和精神意态的表现上,超越了他们的前人,丰富了人物画的传统语汇。我们可以从这一时期几位有代表性画家作品中感受到其笔墨情趣和美学追求。明陈洪绶、陈虞胤的《问道图卷》,清黄慎的《渔翁渔妇图》和闵贞的《八子观灯图》;清末任伯年的《风尘三侠图》等经典之作,都是笔墨精湛,形神兼备的佳构。到了近现代,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水墨人物画在经历了元、明、清萧疏之后,重新崛起,迎来了它繁荣发展的时期。这一时期的画家有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民族意识,人物画家更多地强调对社会现实和民族命运的关照。西洋绘画中的科学理性的表现方法,在这个时期得到很好的借鉴和发挥,在很大程度上丰富了水墨人物画的笔墨语言和表现形式。如蒋兆和的《流民图》、徐悲鸿的《愚公移山》,以及黄胄、方增先、周思聪等人的作品,都在以各自的笔墨语言诠释着时代精神与审美理想。进入新的时期人们的观念在发生着变化,笔墨的语言在不断增添新的内容,其涵盖的意义与精神也在不断膨胀延伸,呈现异彩纷呈的多元格局。

  • 水墨人物画的神情传达

  水墨人物画相对工笔重彩人物画而言,其造型简洁、概括、洒落,笔墨凝炼,气韵生动,以表现人物的意态神韵为审美追求。南朝宋义庆在《画说新语. 巧艺》中谈到:“顾长康(恺之)画人,或数年不点目眼。人问其故,顾曰:四体妍蚩(美丑)本无关于妙处,传神写照正在阿睹(这个)中。可见中国传统美学观并不满足于形似,而更加注重人物的传达与内在精神气质的表现,要求形神兼备,形立神出。顾恺之最早提出了“以形写神”的“传神”论,从此“以形写神”便成为中国水墨人物的审美标准和美学追求。随后南齐画家谢赫提出了“六法论”,其中“气韵生动”成为“六法论”的核心内容,也由此确立了中国会话追求的最高境界和审美理想。更加充分地诠释了顾恺之“传奇”论的观点,要求通过生动的笔墨语言,传达人物的神情意态。唐张彦远在形似与气韵的关系上道出了其中的缘由:“以气韵求其画,则形似在其间矣。”可见“气韵生动”“以形传神”已成为中国画艺术的基本价值取向。其实水墨人物画并不否认“形似”意义,而且强调“形似”服务于“神似”。通过以形写神。以形传情,进而实现“神形兼备”意境交融的至观境界。

  

  • 笔墨与传神的相互依存

  中国画笔墨语言的建构,与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的影响密不可分,在美学追求上,往往体现出一种哲学上的思考。作为一种艺术表现形式。“笔墨”成为中国绘画最基本的语言,代代相传经历千年,形成了非常丰富的语言积累。关于笔墨,古人有论:“笔与墨最难相遭,具境而皴之,清浊在笔;有皴而势立,隐现在墨(明·沈颢《画麈》)。皴、擦、勾、斫、丝、点六字。笔之能事也。籍墨色以助其气势精神。渲、染、烘、托四字,墨色之能事也”(清·松年《颐园论画》)。“古人用笔极塞实处愈见空灵,今人布置一角已是繁缛。虚处实,则通体皆灵,愈多而愈不厌,玩此可想昔人惨淡经营之妙”。(清·恽格《瓯香馆画跋》)。“用笔之法,在乎于心使腕运,要刚中带柔,能收能放,不为笔使”(清·唐岱《绘事发微》)。又有“人但知墨中有气韵,而不知气韵即在笔中”(清·秦祖永《桐阴论画》)。关于用墨宋郭熙讲得很具体:“用墨有时而用淡墨,有时而用浓墨,有时而用焦墨,有时而用宿墨,有时而用退墨,有时而用厨中埃墨,有时而取青黛杂墨水而用之”(林泉高致)。“泼墨惜墨,画手用墨之微妙。泼者气势磅礴,惜者骨疏秀。”(清·吴历《墨井画跋》)近代黄宾虹在其题画中写道:“画重苍润,苍是笔力,润是墨彩,而笔法已在其中”,可见中国历代画家对笔墨的运用有着十分具体而深刻的理解。其实对中国画而言,“笔墨”已不再局限于单纯的技法操作上,而是以笔运墨,以手运笔,以心运手的一种意境交融的过程。笔墨的精妙之处更多体现在绘画的形式美上。然而,只有相当精妙的笔墨语言与生动的形象表现得完美结合,形式语言化作传神达情的载体时,水墨人物画才能真正达到“以形写神”、“神形兼备”和“气韵生动”的境界。“笔墨”与“传神”相互依存,不可分割。“笔墨”服务于“传神”,“传神”寓于“笔墨”之中。正所谓,“墨中有气韵,气韵在笔中”。

  

  • 当下水墨人物画的笔墨构建于神情传达

  早在清初“四王”摹古画风称盛于画坛的时候,石涛就曾高呼“笔墨当随时代”,表现出他对“笔墨”的与时俱进充满期待的渴望。纵观画史,人们对“笔墨”的的探究从来也没有停止过。唐人绘画的丰腴大气,宋人绘画的严谨理性,元人绘画的淡远疏秀……都是时代精神的写照。清方薰的笔墨观很有道理:“有画法而无画理非也,有画理而无画趣亦非也。画无定法,物有常理。物理有常而其动静变化机趣无方,出之于笔,乃臻神似”。“用笔亦无定法,随人所向而习之,久久精熟,便能变化古人,自出手眼。”时代精神与个人取向不同,笔墨意趣自然有别,这既是笔墨的发展需要,也是时代对笔墨的要求。

  对当下水墨人物画笔墨精神建构的思考

  (一) 对传统的汲取与继承

  水墨人物画发展完善的过程本身也是笔墨艺术的不断传承过程。水墨人物画千年的发展历史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笔墨语汇和历史参照。水墨人物画体现中国传统文人画的美学追求,成为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的艺术领域的诠释方式。

  从五代宋初的石恪,到南宋的梁楷,其水墨人物以简练粗放的笔势,痛快淋漓的墨趣而自出新意,形立而神传,并写意人物之先河,也由此标志着水墨人物画科的确立与写意精神的形成。水墨人物画在其后发展演变的过程中,产生了很多影响后世的大家。明代画家吴伟的人物画,纵笔不堪经意,而奇逸潇洒动人;清扬州画派黄慎的人物画笔意纵横酣畅,气象雄伟,深入古法,而同时期闵贞德人物画笔意高古,墨情浑朴;清末海派画家,任伯年的水墨人物画,布局新巧,笔墨玄妙,挥洒自如,形立神传,无不逼肖。任伯年的水墨人物画对后世有着显而易见的重要影响。近现代的重要画家徐悲鸿、蒋兆和、叶浅予、黄胄,以及方增先、周思聪等人的水墨人物画融入了新的时代精神,在继承与创新中迈出了坚实的脚步,成为新的经典,是水墨人物画表现形式与笔墨语言的一次飞越。“传统”就像来自远古的江河之水,在不断汲取流经岁月之水系之后,汇成庞大的江流走进我们的时代,面对“传统”我们应有自己的觉悟。借鉴汲取传统精华,犹如站在古人的肩上,可谓“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传统”是源泉,应该汲取,需要传承。谢赫在《古画品录》中,将“气韵生动”作为品评绘画的首要标准。气韵生动对于水人物画而言则集中体现在传达人物的神情意态上。应当说,水墨人物画对笔墨形式的取向,应遵循“形象”的传神达意为根本旨要。这也是水墨人物画笔墨品质所在。据此可知,形象传神有赖于生动的笔墨表现,而生动的笔墨意趣,有体现在传神的形象之中,两者相互依赖,不可分割。对水墨人物画而言,“笔墨”既是一种技法,需要锤炼,直至笔力之老到深厚,笔法之娴熟多变,墨色之滋润洁净,墨沉之酣畅淋漓,方达到炉火纯青的境地。“笔墨”又是一种文化,需要滋育,它承载着中国传统文化的信息与内涵,成为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由此“笔墨”又是中国人精神的一种托付。在历代经典佳作中,我们均可感受到笔墨的存在,它象磁场一样,时刻吸引着渴望与结缘的人们。但它似乎总被一层薄薄面纱笼罩着,与人们保持一定距离,显示着它的神秘与微妙。所以历代画家对它总有说不完的话,结不完的缘。“笔墨”赋予每个时代不同的精神。又是画家抒发各自情怀的领地,“笔墨”也由此丰富充实着自己,继续演绎着曾经有过的辉煌。

  (二)构建多元的个性语言

  随着时代精神与观念的改变,水墨人物画在当今呈现出多元化的发展态势。笔墨语言也日趋个性化。一时间,各种流派风格竞相斗艳。有写实制作的、写意抒怀的、夸张变形的、吸古纳新的、抽象符号的、还有诗意的、野逸的、都市的、实验的……不一而足。各尽所能,自成其宗。这种“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局面是时代发展使然,是画家们在当代语境中的自觉追求。与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画坛的焦虑与浮躁相比,当今画坛已表现出应有的成熟与理性。传统的笔墨情趣,不再是唯一的美学追求;但传统的经典不应束之高阁,无视其承前启后的价值存在,它仍然视为我们获取滋养的源泉。因此,笔者认为,汲取传统能滋养我们的双翼,使其更加健硕;彰显时代精神和人性语言,会是我们飞得更远。石涛的 “笔墨当随时代”正是对“笔墨”发展观的诠释。

  当下水墨人物画家不再仅仅是传统笔墨技法的守望者,而多应当是“我用我法”的探索者。“笔墨”语言在新的造型理念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虽然探索并不总是伴随着成功,但笔墨语言与审美情趣的多元化趋势,无疑在昭示着水墨人物画发展的光明前景。构建笔墨的个性语言必将成为这个时代水墨人物画多元化,发展的重要标志。

  参考文献: 

  1. 张培基等《中国画》,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007年。
  2. 童中焘、卓鹤君《山水画.技法析览》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1998年。
  3. 郑午昌《中国画学会史》 东方出版社2007年。
  4. 李四德《中外艺术词典》 山东文艺出版社1991年。
  5. 韩莉《中国画技法全书》 天津杨柳青画社2006年。

编辑:孙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