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散文学会

文水:浅水湾

2016-10-25 09:50:37   来源:烟台散文   【字号:

  这是我第一次在海边捉到鳗鱼。

  不长,一尺许,银灰色,身上有两溜儿星星似的白色斑点,牙齿尖利如锥。我发现它的时候,它正贴着浅水湾的细沙懒懒游动着。我伸手去捉它,怪啊,它不跑,反而扭头向我傻乎乎地游来。我轻松地捉到了它。它浑身滑溜溜的,下半身强劲扭动,想逃走。我在海滩上捡了个啤酒瓶,在礁石上敲掉了瓶嘴并灌了些海水,把它养进瓶里。它一进瓶,愤怒极了,吼着:“太窄巴啦!蜷死我啦!”它把嘴张得老大,相当狰狞,它还把身子蹿出瓶口,想越狱。我用手掌把它一下子给按进了瓶里。顿时,它在瓶里头朝下、尾在上,像是昏迷了。等它重新把头伸出瓶口时,大张着嘴,不会合拢了,两只本来晶亮的眼睛,也熄灭了,腮部与尾部,不再扇动和摇摆了。它快要死了。

  几分钟后,它果然死了。

  大海退潮后在海滩的低洼处留下的这个浅水湾,压根儿就不适合一条鳗鱼的生长,它是死于骤然变得残酷的生存环境。浅水湾不大,清清亮亮的浅水,水里欢游着大群的小鱼,有光鱼、梭鱼、海鲫鱼,还有俗称“沙板儿”的小偏口,水面上不时地闪闪着白亮的鱼身,它们是在欢舞吧?论力量,这些小鱼绝对不是鳗鱼的对手,它们只配当鳗鱼的餐后甜点,但是,一旦生活的水域变浅了变小了,与大海距离远了,弱小者往往会继续活下去,而强大者却陷入死地。因为强大者衰亡了,弱小者不仅会活下去,还会活得安全,活得有滋有味。如此说来,灾变了的生存环境,有时恰恰是为了变相地成全那些弱小者的生存与长大。这茫茫的宇宙啊,有颗公正的心,它不会让谁绝对地强大,也不会让谁永恒地弱小。

  早晨在海边,除了捉到一条鳗鱼,我还捡了很多“香螺”。

  暗绿色,厚外壳,尖尖嘴儿,敦实的身子,像是微缩了的小山丘,每只都有栗子那么大。“香螺”的肉非常鲜美,煮熟了,用针或牙签,挑它的肉吃,挑得巧妙的话,会挑出长长的一串螺旋状的嫩肉来,滴答着鲜汁,还没放进嘴里,口水就滔滔如河了。

  清晨的“香螺”,群集在浅水湾东畔的一处微微隆起的沙洲上,因为沙洲色泽明黄,绿绿的“香螺”一丘一丘的很显眼。每只“香螺”的模样都差不多,但是细瞧,又各各不同,有的俯卧,有的仰卧,有的侧卧。俯卧的“香螺”中,有的正在喝水,捏起它们的时候,有点费力,会发出“吧”的一声脆响,详看它们的嘴,含着满口的沙粒儿,正忙忙地缩回舌头并急急地关上那一扇名叫“厣”的茶色玻璃门,这样的“香螺”吃起来肉里是有沙的。有的“香螺”,正在啃着嫩绿的海菜或肥美的海带,这样的“香螺”吃起来味道才最鲜美。还有些“香螺”,正在聚会,四五个抱成一团,你咬我,我咬你,抓起一个,就抓起了一串。还有的,是两只两只地抱在一起,相互啃着,大概正陷入昏沉而甜蜜的热恋吧。

  沙洲上的沙,粒粒皆似珠玑,水光闪闪,光华莹晶,宝气粼粼。

  早晨在海边,我除了捡到一条鳗鱼和那么多的“香螺”,还捡了七条八角蛸和两条个头不小的海参。

  是在那个困死了鳗鱼的浅水湾里捡到八脚蛸的,浅红色,都不大,捡到的时候,都已经死了,但是放在鼻下闻闻,没啥异味,刚死的,还算新鲜,可吃,回家开水一焯,沾着醋和姜末,咬着带响儿,咯吱咯吱的真带劲儿。当我捡了五条八脚蛸的时候,转头一看,水湾东畔,黄色的沙洲上,有那么多的“香螺”,便去捡。捡完了“香螺”,海上开始涨潮了,浅水湾里涌进了大量的蓝色海水,便想,趁水湾尚未变深变浊变暗,再到湾里去仔细搜搜吧,说不定还能捡到八脚蛸。果然,下湾不久,我就看见了一条蛸,还是个大蛸呢,足有半斤重。就在我把手伸进水下抓蛸时,我又惊喜了:水下的海菜里,赫然地趴着一条肉乎乎的深褐色的海参!抓起海参放进方便兜里,我怕它一气之下把自己“吃”了,便从水湾里抓了一大把油绿的海菜和淡紫色的龙须菜,想把海参包裹起来,让它产生错觉,认为自己仍然还趴在浅水里。就在我把那丛海菜抓出水面的时候,你猜我看见什么了?我看见了一条更大的海参肥嘟嘟地抓扯着海菜出了水面,“我的天呐!”我惊喊起来。这个浅水湾啊,太可爱了!我想要什么它就给我什么,我没想要的,它也给!莫非它是活的?有着生命、思想和感情?清澈地明白我的欲望,慷慨地让我喜出望外。

  其实,早晨我去海边,初衷不是赶海,而是洗海澡儿。穿好了泳裤,塑料袋里装着拖鞋和毛巾,我来到烟大海水浴场,觉得晨风有点凉,天也很阴,海面上瑟瑟着寒意,问一位刚从海里走出来的老头儿:“水里有没有海蛰呀?”他抖抖索索地说:“怎么没有?厚厚的,讨厌死了,专咬腚片,痒死我啦!”我便决定拉倒吧,往东面溜达溜达吧。这一溜达就走出了5公里,来到“野麦河”河口,我看见海滩下有一个明镜似的浅水湾,湾里站着四个人:一位老者,满头银发,一对夫妻,30多岁,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漂亮的花短裙,漂亮的长发,漂亮的喊声:“哇,乌贼!爸爸,妈妈,爷爷,你们快过来看啊,我捉了一条大乌贼!”

  乌贼?我好奇,也疑惑,在东郊的海滩上逛荡了七八年了,我从来没捉到乌贼,去看看,是乌贼吗?我跑下了沙坡,跑进了浅水湾。不是乌贼,而是一条八角蛸!

  已经死了,浅红色,八条浑圆的粗腿上满是小眼睛似的吸盘,群腿簇拥着一个秃头似的身子。我对小女孩说,它不是乌贼,乌贼有十条腿儿,可它呢,你数数,是不是只有八条腿儿?它叫八角蛸!女孩满脸惊惑,我又说,它又叫章鱼,章鱼你该听说了吧?女孩瞪圆了双眼,哇地叫了起来,“它就是章鱼吗?能吃掉大鲨鱼的章鱼?”嘿,她好厉害!那位白发爷爷趟水走了过来,看着蛸,对孙女说:“对,它是章鱼,它不仅能杀死鲨鱼,还能把航行中的大船给掀翻呐。”啪的一声,小女孩把蛸扔进了水里,我问她,你怎么不要它了?她说,我怕它活过来一口把我给咬了!我和那个爷爷大笑起来。

  他们是从西安来的游客。

  我对小女孩说,乌贼的脊背上有个硬板儿,蛸没有;乌贼会喷出大团墨汁吓退敌人,所以又叫墨斗鱼,蛸呢,喜欢用它的吸盘喷发毒液,所以会以小胜大;还有,蛸只会在海水里游和爬,乌贼有时却会钻出水面来,和个飞机似的呜呜地飞呢……

  小女孩和她的爷爷、爸爸、妈妈都听得圆睁双眼。

  四个人走远了,我从水里捡起了那个死蛸,闻了闻,还可以,留着,回家就着喝顿酒。窃喜。又想,这个水湾里不会只有一条蛸吧,找找看。这一找,惊喜连连:六条蛸、一条鳗鱼、一大堆香螺和两条海参……

  我感谢那个喊声漂亮的小女孩。她的喊声给世界带来了福气。她是个长着隐形翅膀的小天使。在未来的人生中,她肯定会成长为一个大有神通的好姑娘,脆亮地喊一声就会使世界上所有的角落都盛开鲜花。

  当浅水湾已被涨潮的海水完全淹没时,眼前的海面蓝得可爱,映着晨曦,瑞光缕缕的。我脱了衣服,和那些重归大海的小鱼们一起扑进了蓝海,畅游着,像头蓝鲸。嗬,这海水,不仅不凉,还热乎乎的哩。海蜇?我才不怕它呢!我再也不怕它啦!仰泳的时候,我看见天上有一群呀呀叫着的白鹭排着长队飞向了南面的河套子,像是一朵朵的莲花在天水里恣意地舒卷修长的花瓣。心情美的时候啊,无物不顺眼,无处不诗意。

  早晨,我又来到“野麦河”河口,昨天早晨那个浅水湾,还在,依旧清澈,湾底依旧油绿着一簇一簇的海菜,海菜间依旧欢舞着大群的小鱼,但是水湾里,没有蛸,也没海参和鳗鱼,沙洲的“香螺”,竟然一只也找不着了。怪啊,昨天那么慷慨的水湾今天却如此的吝啬。它为什么不让我一天天地惊喜下去呢?它是怕惯坏了我吧?它是把我当成了一个经不起娇惯的小屁孩了吗?站在昨天早晨小女孩所站立的水域,我仿佛又听见那漂亮的喊声了:“乌贼!大乌贼!”但是今晨是听不到那喊声的。此时此刻,也许,她正坐在回家的火车上,车窗外是莽莽苍苍的黄土高原,她距离东方的大海越来越远了。此时此刻,她的心,是不是和我一样,也是有点惆怅?也许,此时此刻,她正对着邻座的一位小朋友炫耀着:“昨天早晨在烟台的海边,我捉了一条红彤彤的大章鱼,名叫八脚蛸。”对,她肯定正在这么说,她是个小孩,小孩是不会把惆怅长留心间的,小孩的心是海,可以容纳并融化所有的不好的心情。小女孩在说八脚蛸的时候,会不会很偶然地说起我呢?我会不会暂时地活在她的记忆里呢?即使是很短暂地活在一个小朋友的心里,我也会觉得那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大事。在极度微博化的时代里,人们刷新记忆的速度是惊人的,能够活在一个人的心里哪怕是几秒钟,也都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比眼前的大海还要重还要大。

  我相信小女孩是会说起我的,因为我告诉了她如何分辨乌贼与八脚蛸,在未来漫长的青春时代,当她清醒地识别那些游动在社会中的这贼那贼的时候,她肯定会想起当年在烟台的海边,在一个清清的浅水湾里,有一个陌生的爷爷告诉她如何对形似的东西进行质的甄别与判断。使人终生受益,怎会被忘记呢?

  哦,我想起来了,昨天早晨当我在浅水湾里捉到那条垂死的鳗鱼的时候,被走远的小女孩看见了,她转过身来脚步很响地踏着浅水跑了回来,好奇地问我:“爷爷,这又是一种什么鱼呢?”我告诉了她,她又问:“是一条电鳗吗?”天呐,她太厉害啦!竟然还知道“电鳗”,小小的她简直就是一个小博士嘛!我觉得她太可爱了,便顺梯下楼,诓她,对,对,它是电鳗!说着,把“电鳗”凑近了她,想逗她乐一下,她哇地喊了一声,往后退着,叫喊着:“我怕它把我给电着了!”转头就跑远了,两只灵巧的小脚在浅水中踩出了一朵朵的洁白的莲花,她好像正在蓝天上飞翔。真是令我感动啊,她把我的话当真了!她那么相信一个陌生爷爷的话!她的心灵,在那个早晨,其实就是一个清清的浅水湾。☆

编辑:孙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85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