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散文学会

米老琰:我是一只知更鸟

2016-10-24 12:55:00   来源:烟台散文   【字号:

  文/米老琰

  公元二零一六年七月一日,风和日丽的时刻,我以一只鸟的形态,有了属于自己的生命。

  出生第六天,在兄妹们的躁动中,一个自由落体,我被挤出了原生家庭。许久,笃笃定定的脚步声悄然而至,伴随着压抑的惊呼:哦,小鸟儿!把我托在掌心的是位满脸喜兴的大女孩儿,她捧着我回到DC的家里。一个大男孩儿迎上来亲了亲女孩儿,两个人叽叽喳喳地讨论我的事情。大男孩儿查阅资料后说,猫粮的营养成分最适合我;又说不要从上方看我,否则会让我有种被捕食的感觉;还说我喜欢特别拥挤的窝。大女孩儿听了,赶紧把柔软的餐纸撕碎,塞满一只小碗——这就是我的窝了。

  第二天,大女孩儿带回一些新鲜的蚯蚓,每天早晨喂我一条。一边喂我,一边念叨着“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虫儿被鸟吃”。吃完蚯蚓,大女孩儿再把泡软的猫粮捏碎,放进我的喉咙。我一口气吃了好几块,感觉长了不少力气。

  第三天吃蚯蚓的时候,大女孩儿拿着相机给我拍照。然后,打开电脑,我的形象上了屏幕。大女孩儿码出一行字:给姥姥姥爷请安。啊,原来,大女孩儿是我的妈妈,敢情大男孩儿就是我的爸爸了。爸爸妈妈,你们好。我在心里默默地问候他们。

  姥姥说她正在一个叫呼伦贝尔的草原旅行,暂时顾不上我。姥爷说,这个小家伙名叫知更鸟。妈妈说,本名应叫罗宾鸟。其实我叫虎妞。妈妈说这个名字好养,还说希望我是个女孩子。我的确是个女孩儿,等我长大了,妈妈就会明白的。

  第四天,我身体又强壮了些,一使劲居然站了起来。妈妈兴奋地过来拍照。我一激动竟拉了泡屎,真难为情呵。可妈妈一点儿都不生气,笑呵呵地清理着地毯。

  第五天,我开始练习滑翔啦。妈妈说罗宾十天左右出窝,我是第九天,不算笨鸟。妈妈总念叨我的翅膀还没长全乎,这并不影响“我要飞得很高”。每当爸妈进门时,我都能准确地落在他们的头顶或肩膀上。看到他们骄傲的神情,我真开心。

  爸爸妈妈给我买了木头做成的小吊桥,一头连着我的大房子,一头连着椰壳小屋。妈妈把我放在吊桥上说:这些全都是你的。

  可我不喜欢这些,我喜欢的是妈妈的书柜。早晨,我在书柜顶上醒来,滑翔到爸妈身边唱歌。爸爸马上用被子捂着头,妈妈睁开眼看看我,想继续睡会儿。我赶紧跳到妈妈跟前,轻轻啄她的眼皮儿、鼻头儿和脸蛋儿。妈妈咯咯笑着起床,给我开饭。

  我出生满十二天时,又在屏幕上给地球对面的姥姥姥爷请安。刚刚从草原回到家里的姥姥说:精气神很足呀,像米家的成员。啊,能成为米氏庄园的成员,真开心呀。

  妈妈说:确定名字就叫虎妞,是母的。姥姥说:好名字。妈妈说:虎妞正在练习唱歌,这几天都是胡乱叫,有时也能叫出几个好听的音来。姥姥说:不怕,她有本能,等长大些,带她去外面社交。谢谢您姥姥,我一定好好努力,为米家争光。

  这时,姥爷说:成鸟很好看。妈妈不乐意了:现在还难看啦?我觉得现在好看,毛是蓬蓬的。姥爷马上说:嗯,这鸟神态高傲,有气质。妈妈说:十二天了也飞不远,我怀疑当初翅膀摔坏了。姥姥说:别太胖了,影响飞翔。妈妈说:她自己老要吃的,不给就叫。我喂完一遍,她再跑到爸爸那儿要一顿。姥姥说:跟她妈妈小时候一个样。妈妈开心地哈哈大笑,接着说:有的鸟根据气味判断东西,罗宾是根据视觉,所以虎妞喜欢看东西,对电脑屏幕很好奇。姥姥说:这么乖,是个好孩子。妈妈说:我家虎妞有时以为她是鹰,大部分时间大概觉得自己是猫。我看书修片时,虎妞喜欢伏在旁边让我挠她后脑勺,挠到舒服得眼睛要翻过去了。

  妈妈嘴上数落我,心里可宠我呢。爸爸也疼我,不过严厉的时候能板得起脸来。趁妈妈出差时,爸爸硬是关了我两个小时,直到我学会了自己吃饭。那时我二十四天大。

  后来,姥姥又去了甘南和色达旅行。一个周末的上午,妈妈换上与我胸毛同色的连衣裙说:咱们也出去旅个游吧。妈妈的朋友为我们拍了很多照片。我的第一个专辑《虎妞的夏天》,通过妈妈的朋友圈传遍了全球。我是不是要成大名星啦?

  隔天,妈妈又推出我的第二个专辑《虎妞宝宝》:“理智上知道有一天总要送她走,感情上还是不接受。感觉我现在对虎妞说的许多话当初老米都和我说过……”看到这条消息,正遭遇高原反应的老米姥姥红着眼圈笑了。

我与妈妈的亲子写真

  我出生的第三十一天、与爸妈在一起的第二十五天,周日。爸妈仔细地梳理了我,带着我出门。我们一直走一直走,走到一片树林里。这里有一大群罗宾鸟,我的身体里起了些异样的感觉。

  妈妈把我放进鸟群里,示意我加入其中。我依依不舍地看着朝夕相处的爸妈,是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教会了我生命最初的爱。此刻,妈妈的眼里闪着泪光,爸爸揽着妈妈的肩头微笑着。爸爸,妈妈,我懂了:你们在鼓励我向前,向前,勇往向前。于是,我昂起头,向着同类展开了嘹亮的歌喉……

  同一天,妈妈为我推出第三个专辑《虎妞放生日》:“今天是小虎妞的放生日。虽然伤心,更多解脱。虎妞还是与同类在一起才最快乐。七月六日捡到她,当时六天大。七月九日能够站立。七月十日开始飞(甭管怎么飞)。七月二十三日关了两小时终于肯自己吃东西。七月二十四日尾巴长好了。七月二十六日翅膀也长全了,并拍摄亲子写真。七月三十一日放生。现在特别理解刚出国时老米的心情。”

  看到最后一句,还在旅途中的姥姥泪水滂沱,掩面而泣。

  爸爸妈妈,姥姥姥爷,不论我飞向高空还是田野,不论我迁徙到海角还是天涯,都会铭记你们,永远爱你们!

  (本文配图由作者提供)

  【作者简介】

  米老琰,知更鸟虎妞儿的姥姥,爱好驴行的文学老青年。

编辑:周军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