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化研究  >  理论成果

王光禄:两宗蓬莱煮盐史明证实物

2016-10-21 10:42:21   来源:胶东在线   【字号:

烟台市博物馆收藏的煮盐盘
宁金桓老人与锅票
锅票

  胶东在线市民记者 王光禄、周祥/撰文

  今年五月,国务院公布《盐业体制改革方案》,从明年元旦开始,放开所有盐业产品价格,取消食盐准运证,允许现有食盐定点生产企业进入流通销售领域,食盐批发企业开展跨区域经营。作为人们生活必需品、作为重要战略军备物资的食盐,自此宣告终结了由政府专管专营的历史。

  前段时间到烟台市博物馆参观时,发现一件标注“煮盐盘,汉代,蓬莱西庄出土”字样的硕大文物,我的思绪一下被拉到两年前寻访煮盐锅票持有者时的场景。这两宗实物从法律文书和加工实物两个侧面,佐证了蓬莱悠久的海盐加工历史,讲述了先人在这片土地上因盐而生、受盐所困的生活艰辛。

  从烟台市博物馆的馆藏资料获知,这件煮盐盘“口径117cm,底径107cm,高10cm,重117.5kg,为青铜质地,有四个抓手,是我国现存体积最大的汉代煮盐盘”。盘体边缘的明显磨损及表面的蓝色锈迹,诉说着它所经受的历史沧桑。

  而俗称锅票的《场盐锅牌》,是清朝私人煮盐(也叫煎盐)的一种合法手续,相当于今天的营业执照,两年前我在距离蓬莱西庄仅三五里路的小皂社区宁金桓老人家里就见到过,而且是两件。那皱褶、泛黄并有部分破损的薄纸,以及规整端庄的墨字、朱红的方形印章,给人一种时空穿越的感觉,像在无声地讲述179年前宁氏先人临海煮盐的往事。这两张锅票由宁氏先祖流传至今已20多代,历经近200年的风雨岁月。随着老人如数家珍的讲述,我基本理清了其先祖煮盐的历史脉络:明朝万历年间,以煮盐为业的宁氏先人移民至蓬莱落户小皂,繁衍生息,世代相传,被称作灶户(后嫌不雅改为皂户,所在村庄也由小灶变为小皂)。道光十六年(1836年)朝廷重新颁发锅票,允许宁家继续从事煮盐行当。民国十九年(1929年)时任政府审验确认了锅票的效力,直至1942年5月全面实行盐专卖制度,锅票才正式废止。也就是说,其合法经营时限长达106年之久。

  老人家小心地展开有些破损、残缺的两张锅票,但见20厘米见方、帛一样松软的连史纸上,斑驳的字迹依稀可辨。文字载明煮盐锅户姓名、盐场坐落和四至,以及盐锅的数量,明确“为杜私煎,以修账册稽查”(不许无证从业,要建立台账备查),要求“张挂盐铺门首勿启”(亮证上墙)。颁证时间为道光十六年十月十九日,并盖有经办人和场押(官方印章)的红色印章,两证为同一天发放,分别编号“西字第壹号”、“西字第贰号”,锅户及皂长均为一人,分别是宁子厚、宁子鹏。其中,在壹号即宁子厚的锅票证上,“民国十九年七月二十三日”的墨字上还赫然盖有大红的印章,内嵌“烟台地方公产清理处驻蓬办事处验讫”字样。“这验讫,过去误传为作废,实际上是民国政府延袭清代盐制、重新确认从事锅盐经营的资格。”宁金桓老人惋惜的语气中又隐含着一种深沉的感慨。“其实那煮盐是特别辛苦的活计,要经过担卤(挑海水)、池场蒸发、刮土淋卤、锅丿燃薪煎炼(丿,音pie,三声,特指清代灶民煮盐的主要生产工具之一,其形同铁锅,略比锅浅,实际就是类锅的大盘)等多道工序,体力消耗大,工作环境差,获得效益低,劳动所得实际只能勉强糊口……”“白头灶户低草房,六月煎盐烈火旁。走出门前炎日里,偷闲一刻是乘凉”-清代诗人吴嘉纪的这首《煎盐绝句》,生动而准确地描画了煮盐人的艰辛。而烟台市博物馆里的这件煮盐盘,正是当年盐民赖以生计的作业工具,印证了老人凭着记忆的过往讲述。

  据2012版《蓬莱市志》记载,早在夏朝时蓬莱就出现晒盐业,汉代沿海百姓取海水以青铜盐锅熬制食盐,此后的南北朝东魏时代、唐代都有官方兴办煮盐工坊制盐供军需或运至内地。北宋开始,官府开始规范管理,当时的政策是官方专卖,经许可的灶户所产之盐只能低价卖给官方,而官方高价卖出,以致当地百姓吃不起盐,灶户也逐渐破产逃亡。苏东坡于宋神宗元丰八年(1085年)调往登州任职,他经过深入调查研究,向朝廷呈奏了《乞罢登莱榷盐状》,对盐政弊端进行了剖析并提出改革建议,即让灶户煮盐直接卖给百姓,官方仅从中收税。奏状得到了朝廷批准,蓬莱沿海灶户重操旧业,从此生活安顿,这种惠民政策在登州沿海一带一直沿用到清末。

  有关资料显示,从元代开始,官方于登州的福山县北五里设登宁盐场,负责管理包括蓬莱在内灶户的盐业加工及经营。清朝道光十二年(1832年),登宁盐场裁归西繇(今莱州西由)盐场。道光十九年(1839年),蓬莱大皂(今大皂孙家村)、小皂分别设有不同规格、用以煮盐的小盐锅(宽三尺五寸、深三寸五分)12口、大盐锅(宽四尺九寸至五尺二寸、深六寸)6口。1930年民国政府检验清代颁发的盐锅牌(即锅票),锅票一直延用至1942年的盐政专卖改制前仍然有效。

  关于盐税,2012版《蓬莱市志》记载,自西周开始创办盐税制,蓬莱晒盐、煮盐的灶户开始纳税,此后官方专卖与官方收税交替更迭,代有变化,并无定制。宁金桓先祖宁子厚、宁子鹏所在的清道光十二年(1832年)开始,官方于每年春秋两季征税,大皂的小盐锅每锅兑大钱250文,小皂的大盐锅每锅兑大钱500文。这些盐税由福山东南场征收,交送划莱州西由场。到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除照征正、杂税外,按原有票额每票加征盐税1两,一并摊入地丁征收。仅盐税一项,蓬莱每年加征白银712两,足可见灶户经营之难、课税之重。

编辑:周军
相关新闻
王光禄:母亲和她的虎头鞋 2016-10-18
王光禄:赶小海儿 2016-10-09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