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散文学会

覃冬梅:此刻最温柔

2016-07-11 09:59:00   来源:烟台散文   【字号:

  黑色,一种深沉而庄重的颜色,然而黑夜是我心中最绵长柔软的词。记忆中那些墨迹深深的夜,都因为黑暗而沉落在生命里。

  三年前的某个夏夜,我与朋友相约去露营,我们的驻扎地是村庄附近的一片天然松树林。夜幕四合,远处村庄的灯火星星点点的分布着,凌乱而温暖。晚风拂过脸庞,在发梢处打了个卷卷,便轻盈而去。抬头望着夜空,没有月亮的影子,星星却是极多的。这像极了纯黑的帐布上缀满了璀璨的珍珠,又像极了初春的草地上无数的小花探出了脑袋,显得热闹非凡。夜渐渐的深了,远处的灯火不知何时都熄了,我们也关上了手电筒,在黑暗里默然静坐。我望了望周围,黑暗包裹了一切的景象,挂在天幕的星星不知倦,依旧巴眨着眼。可是那星星的光芒穿不透天与地的距离,驱赶不走地上的黑暗。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距离造就的星夜之景,太自然也太神奇,在无边的黑暗里仰望遥远的光明,令人陶醉,却也伴随着一种生命的沧桑之感。在地上奔跑的少年,何时能枕着一把星光安睡呢?

  一年前的某个冬夜,我独自一人在车站等候从潍坊开往株洲的火车,候车室里人满为患,室内的空气变得沉闷浑浊起来。本来对于像我这样一个南方人来说,北国的冬天实在是冷,但为了透透气,我把窗户打开了一道小缝隙。那夜并未下雪,风大的很,透过玻璃可以看到路旁的树在瑟瑟发抖,企图逃过寒冬的肃杀。我靠着窗户站着,寒风从身后吹来,在我的对面是一对中年夫妻,妻子枕着麻袋躺在地上睡着了,丈夫坐在身边,双手握着妻子放在肚子上的手,偶尔低头冲着手哈哈气。我近乎出神地望着他们,直至广播传来。回过神来时,发现手脚都冷冰冰的,眼角有些湿润。

  登上火车时,已是深夜,多数乘客一落座,不久便沉沉睡去了。彼时,车厢里没有嘈杂的人声,火车前进的轰隆声显得格外空荡。我实在是乏了,却头疼得难以入睡,想必是刚在在窗边受了冷的缘故。我索性就起身盯着窗外看。不知火车途经何处,车窗外黑压压一片,目光所及之处没有一丝光亮,我仍不死心,将眼睛努力睁大靠近车窗,依旧是什么也看不见。这纯粹的夜最本质的颜色就是眼前的黑色吧。我坐在灯光里看着无边的黑暗,感觉就像在沙漠里发现了一棵开花的树一般奇妙。与此同时,也萌生了沉重的孤独感,或许在光明与黑暗的临界,最接近孤独。此时的脑海里涌进许多画面,烟台冬季的海边,远方亲人的脸庞,旅行中所遇老者的微笑,候车室里的中年夫妻......突然很感动,心就那么莫名其妙的温暖了,宛若找回了流失了的音节,最真实的自己。窗外的黑夜,流泻了一地的温情,我在梦里为此停留。

  有多久了,有多久没有触碰到这样完整的黑夜了?城市里的夜晚,灯光赖上了街道,在太阳露脸之前,一直相伴左右。黑暗蜷缩在钢筋水泥底下,独自喘息,无从寻找,当然也没有人会去寻找。城市太喧闹,走失了太古老的寂静。我常常梦到,夜里独自一人行至街头,面对亮如白昼的街道,我恍若迷路的孩子,茫然不知所措。无可置疑,黑暗赋予了我们什么,如今,我们就失去了什么。由于这两次对黑暗的体验,使我近乎偏执地将各种夜称为黑夜,而不是夜晚,晚上,月夜等。黑暗是神圣的,在其中摇曳的情愫都是柔软的,美丽纯粹的黑夜,宛若天空和海洋,洁净而空灵。黎明来临前必经的黑夜啊,你植入了一枚温柔在我心间,但愿多年后,在那广阔的夜幕下,仍有我芬芳的心音。☆

编辑:孙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