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散文学会

赵秀萍:燕子

2016-07-11 09:58:00   来源:烟台散文   【字号:

  春天来了,燕子又该飞回来了。燕子又称玄鸟,是春天的使者、吉祥的象征。在我老家,燕子是保护庄稼的功臣,人和燕子世世代代都是和平相处的,燕子可以把窝堂而皇之地垒在各家的屋檐下,谁家住了燕子那是一种荣耀,再调皮的孩子也绝对不会去骚扰燕子,人们对燕子的热爱是与生俱来的。当年奶奶家的正堂房梁上就有一个燕子窝,虽然经年累月的烟熏火燎让它黑乎乎的并不好看,但外层依稀还能看出密密麻麻的泥点,大人们说那是燕子从南河衔回来的泥,飞一个来回只能衔一口。想到南河那么远,我跑去一趟要半天功夫呢,小小的心中便涌出了许多对燕子的敬意。每年正月底,当奶奶打开房门上方那扇玻璃窗时,我就知道燕子要回来了。接下来是难熬的等待,是等待远行的家人,也是等待久别的老友,那种感觉让我既兴奋又焦急,每天都要来来回回跑去奶奶家察看好几次。当然,燕子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飞越千里万里,它们都会记着回家的路。等燕子回来,我的忙碌就开始了,呼朋引伴反复前来围观,小燕子的第一声啼叫,第一次从窝里探出头来,第一次起飞,第一次从房子里冲出去……所有这些第一次,都是我欢乐的源泉,有燕子陪伴的童年从不孤单。长大,上学,离家,从农村到城市,燕子离我越来越远,渐渐模糊成了记忆中一个个乌黑的光点。

  去年春天,很意外地发现两只燕子在楼道里飞来飞去,穿窗衔泥,呢喃戏语,没几天它们精致的小窝就筑在了三楼的墙角上了。又可以亲近燕子了,童年的记忆复苏,我完全掩饰不住自己的惊喜。没过多久,就看见了三只小燕憨憨的脑袋,眼睛紧闭,大张着的嘴巴争先恐后地喊叫着它们的饥饿。初为父母,那对燕子不停地穿梭飞过楼道的窗户,忙碌着进进出出,轮番把捉到的虫子塞进小燕子的嘴里,一刻也不见它们停下来。幸福就是这样吧——穿越30多年的时光,燕子还在这里,而我,正在看燕子。

  可惜,燕子的窝掉下来了,摔成了碎片,三只小燕早就冰冷了,乱乱地散落在地上,两只老燕叫声里平添了无尽的凄厉,疯狂地从楼道窗户反反复复地内外穿梭。那天早晨我上班路过,正好目睹了这“家破人亡”的惨象,一整天想的都是那对可怜的燕子,失去了孩子它们会何等的悲伤?在如此冷漠的城市里,它们又能把家安在哪里呢?下班回来发现楼道已经被打扫干净了。两只燕子还在飞进飞出,它们正在筑新巢!而且,分毫不差的,就在原来的位置!唯一的不同是下面多了一块窄窄的木板,应该是好心的邻居刚刚钉上去的。过了一段时间,新巢里又露出了两只秃秃的脑袋,再后来,我就等来了期盼已久的乳燕绕梁飞,燕子一家给整个楼道带来了一季的生趣盎然。

  常常想起那对燕子,那对在一个季节里可以鼓起勇气再次抚育儿女,可以在短短几天内重新建一个家,可以倔强到一定要在跌倒的地方重新飞起来的燕子……

  春天来了,那对燕子就要飞回来了吧!☆

编辑:孙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