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散文学会

凌寒:与树相对

2016-05-16 09:44:22   来源:烟台散文   【字号:

  窗外路边,树枝叶浓翠,默默静立。不论你临窗凝望,树下漫步,或是熟视无睹视而不见。树,一直都静静在那里。

  1、谁的生命中也许都有一棵树,在记忆中枝叶婆娑,繁花盛开。故乡院中有一棵杏树,很矮,但枝杈纵横,遮盖了几乎大半个院子。每年二月二晚上,夜色里,爸爸把饺子水浇在杏树下,这是乡村的风俗,据说这样能结更多的果子。小小的我站在一边,总是一遍遍地问:“杏树快开花了吗?”“快了。”爸爸回答,我便十分高兴,似乎一夜之间就会满树杏花。院子前面种着一株石榴树,树高过墙。五月,花开一树灿然;八月,满树是又大又圆裂开嘴的石榴。树下独坐,时常会有红盈盈的花瓣随风飘落。情窦初开,看着落红满地,总想到林黛玉“花开花谢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的诗句。与白玉兰的相识是在大学,寝室后面艺术系院子里有一棵很高的玉兰树。初见时它正繁花盛开,满树雅致洁白的花,美得如一首席慕容的诗,对之一见钟情。对于母校的怀念还有校园里那些高大的法国梧桐树,我经常站在窗前,看它们宽大的叶子在风里飞舞,让心绪漫无目地飞旋。秋日的清晨,路上铺满了金黄的叶子,那份诗意的美丽让人不忍迈步。不论何时回首,那些树总在记忆里枝叶飞舞,它们记录着我成长中的每一个脚印。

  2、树给予我很多深深浅浅的触动。一棵是大叶杉。至今矗立在客厅里,墨绿色的叶子伸展着,像人大大伸开的手掌。婚后不久,它就郁郁葱葱站在客厅一角。因我不擅摆弄花草,忽然间,它就枯萎了。叶子一片片掉落,最后只剩一根不高的枝干,颜色也渐渐暗淡。这样光秃秃不知沉睡了多久,我以为它肯定死了,搬家时要扔掉,但老公坚持它能够活过来,不辞辛苦把沉重的大花盆搬到了新家。像是对我们的回报,它真的又吐出新芽,渐渐枝繁叶茂。去年初春,老公兴冲冲拿回一棵小树苗,说是腊梅。因对梅花偏爱,我表现出少有的耐心和热情,跑出老远去挖土,小心翼翼地培土、浇水。小树苗幼儿般生机勃勃,每天早晨,都会抽出几片新叶。很快,便长满了嫩绿鲜亮的叶子。那份蓬勃的生机,让人看着就心情舒畅,我忍不住经常过去仔细凝视、欣赏它。老公见树苗长势如此之好,说应该修剪一下,拿起剪刀嘁哩喀喳剪去了不少枝叶。此后,小腊梅枝叶渐渐萎缩,很快死去了。我心疼不已又十分疑惑,仍然继续浇水,期待它能重获新生,但奇迹终于没有出现。后来看一篇文章,说树会像人一样受到惊吓,小腊梅难道是受惊吓而枯萎?若此,多让人疼惜。它生命正女孩般年轻美丽,却那样戛然而止,如阮籍对邻家女子早逝的痛惜,看到它我就隐隐心痛,因此一直不忍心把枯干的腊梅扔弃。这该是树中少有的忧伤脆弱吧?树更多展现着它们顽强的生命力。在北方也经常能见到石缝中长出的树,前不久游览桂林山水,惊异于桂林的树。桂林的山泥土很少,整座山多是灰黑色的岩石,树就在岩石的缝隙中扎根生长,根下泥土如此贫瘠,但树却长得蓊蓊郁郁,满山翠色逼人,令人敬佩赞叹不已。

  3、现代人们似乎很重视树,城市绿化,不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种下各种各样的树,为自己营造一个漂亮舒适的环境。现代人对树似乎有时也满怀敬畏之心。偶尔会在寺庙里、树林中见到挂满红布条的树,写满给家人爱人的祝福,但这种时候少之又少。更多时候,人们以为自己就是树的主宰,对之可以为所欲为。人类本是从森林洞穴中走来,树林可以说是人的家。树遮风挡雨、奉献果实绿荫,但人类给树的回报却经常是无情的砍伐。据网上资料,与8000年前相比,大约有2/3森林资源正在减少中。现在,世界上大约每过一分钟就有30公顷的森林正在消失。实例远比数字真切。故乡的山坡以前曾满是茂密的树林,但自我记事起,山上的树木就已十分稀少。偶尔回老家,经常看到路边的树被扒去树皮而枯,山上的树因为人为纵火烧死。最让人心痛的是集镇上的一处树林。那片树林很久以前就在路边河畔生长繁茂着,连绵近百亩。树林间捕知了捉蟋蟀摘山枣采蘑菇,小河里洗澡洗衣捉鱼网虾,那片树林是附近乡亲几代人共同的记忆与乐园。但随着刺耳的电锯声,树木一棵棵呻吟着倒下。多少人为之惋惜痛心,四处奔走设法阻止,甚至惊动了电视台的记者来拍摄采访。但种种努力都是徒劳,最终,空旷的土地上圆圆的树根像一个个流干眼泪的眼睛空洞地瞪着天空。树木倒下的河滩空空荡荡,寒风长驱直入,肆无忌惮地呼啸而过。一片树林成长需要多少岁月?消失却在一夜之间。

  4、偶然得知附近有一座古树养老院,便决定去看看。冒着初冬的阴冷走进院子,与那么多古树相遇。来自陕西临潼百余年的石榴树、皂荚树,来自福建樟州300余年的大榕树,来自青州市黄坟镇黄巢关400余年的毛徕树,来自潍坊昌乐县200余年的老槐树,牟平的银杏海阳的朴树莱山的柿子树老紫薇……哪一棵树都是百年之上,让人心生敬意。我崇拜地看着那棵400余年的古树,在我老老爷爷的时候,它就已经在青州某处生长着,也许才女李清照也享受过它的荫凉。今天竟有缘与之相对。树与树的相遇也需要缘分吧,这些来自天南地北的老树,可能也没想到,它们将来有一天会在烟台的海边相聚,一起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是莱山区一知名企业家从全国各地收养的古树。他收树有几条规矩:一不收山上野生的大树,二不收正常生长的树,三不收小树。原则是不干预树的正常生活,他只“扶孤助老”,收购要被伐掉的老树,做绿色慈善。一片拳拳爱树之心着实令人敬佩。这个古树养老院现已成为海边一处美丽的风景。虽是灰蒙蒙阴冷的天气,仍有不少新人在此拍摄婚纱照。古树下,众人簇拥着美丽“冻人”的新娘,被摄影师设计出一个个浪漫动情的造型。天上飘起了蒙蒙细雨,秋雨竟如春雨般绵密,很快院中只剩下我一个人。刚才鲜见踪影的鸟儿突然多起来,在树枝间自由自在地飞翔,满耳是清脆婉转的鸟鸣。此时的院子才是真正属于树和鸟的院子,猜想那些树如老人一样终于可以安静地闭目养神或者聊聊天了,我的心情也顿时欢畅了许多。我拥抱着树粗壮遒劲的枝干,抬头看着高高的老槐树,想起电影《天仙配》中的老槐树,如果此时它能开口说话,它会对我说什么?也许它会比我心情淡然。400余年,风霜雨雪,朝代更迭。它什么没有看到什么没有经历过? 我特别喜欢印第安索瓜米希族酋长西雅图1851年在现在美国华盛顿州的布格海弯发表的演讲,这是美国政府要以15万美元换取印地安人200万英亩土地时,红人酋长西雅图发表演说的一段话:“我们是大地的一部分,大地也是我们的一部分。青草、绿叶、花朵是我们的姐妹,麋鹿、骏马、雄鹰是我们的兄弟。树汁流经树干,就像血液流经我们的血管一样。我们和大地上的山峦河流、动物植物共同属于一个家园。”☆

编辑:孙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