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 > 文学 > 散文学会 正文

王尧锴:“灵动”的烟台

2016-03-11 09:59:02   来源:胶东在线   【字号:

  易中天在《读城计》中说,城市和人一样也是有个性的,有的秀美,有的豪雄,有的温情。是啊,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土也孕育一座城,不同的气候、地势、历史渊源会塑造出性格迥异的城市面貌:北京皇家瑞气,大度醇和,上海十里洋场,开阔雅致,成都天府之国,悠闲洒脱。

  那烟台有性格吗?虽然烟台长期远离统治中枢,又避开历史漩涡,自开埠以来,时而被提及,时而被遗忘,一百多年,对于性格正在养成的烟台来说,太过短暂,性格尚显稚嫩。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概括,我想说是“灵动”,这不同于大都会大开大合,不同于古城的底蕴深厚,而是一种朝气蓬勃、不争不抢的“小而美”。

  到过烟台的人,可能首先被蓝天碧海、净街高楼、脆甜的苹果、多汁的牡蛎所吸引。现代、富饶固然能代表烟台,可这只是她的表象,要想体味一个城市,了解她的性格,就得深入寻常巷陌,用脚丈量土地,用手触摸砖石瓦砾,透过迷离模糊的血肉,解开城市的基因密码。

  塑造烟台性格的基因就是山和水。孔子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仁者静,智者动。山林幽深,水泽浩荡,山为德,水为性,山水既为人们提供物质资料,也是人类的情感寄托。有山或水的城市是幸运的,她的发展就有了更多的可能性、更多的想象力。烟台更是幸运中的幸运儿,山水俱全,在动与静中找到发展的平衡点。

  烟台的山不是五岳的威武雄壮,俯视天下苍生,也不是终南、普陀仙风道骨,悲天悯人。烟台的山是绵软的丘陵,断续起伏,曲折曼延,不用背负普罗大众求佛问道的期盼,不用承载统治者君权神授的政治寄托。这里的山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甚至都不需要有个名字,散养在胶东的土地上。可是历史上,山并没有给烟台人带来多少的富足。崎岖的山势,并不适合大规模耕作。在土坑里刨食的年月里,风调雨顺之年,尚不能满足几口之家的胃,荒年更不必提。很多人不得不背井离乡,在外求生。旧时的唱词说“穷走南,富走京,四逼梁山闯关东”,穷苦之人,被诱骗到南洋,到海外做工;有钱人到北京开餐馆,某营生;无路可走之人,飘洋过海到关东在白山黑水间开疆扩土。外出的人不但追逐财富,更将鲁菜中的“烟台帮”带到了京城,将山东的村落文化复制到了东北。留下的人筚路蓝缕,以启山林,长期的摸爬滚打中,烟台人锻造了勤俭朴实隐忍的性格。这样的性格让烟台人不浮躁,不狂妄,放得下架子,接着住地气。

  水对烟台可以说是上天的赐予,它让烟台更开放,更包容,不保守,不固执。隋唐时期这里曾是通往日本、朝鲜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起点,元代漕运兴盛,这里是海漕航线上的重要中转港。明清两代,片板不得下海,海运萧条。鸦片战争后,外国的坚船利炮在铁板一块的中国撕开一道道口子,逼迫清政府开放口岸,这是国家的不幸,可英国领事马礼逊将通商口岸从登州改到烟台,某种程度上又是烟台的幸运。内在积蓄的张力一旦找到一个突破口,便像吹爆的气球一发不可收拾,民族企业的迅速崛起,对外贸易的蓬勃发展。更有外来传教士将樱桃苹果花生传到烟台,为贫瘠土地带来希望,这些种子落地生根发芽,如今硕果累累,成为烟台发展的亮点和名片。

  如今,山和水,支撑起烟台,烟台又赋予他们新的含义。这既是烟台人内在的底蕴,又是外在的发展动力。

  行走在绿树杂花间,看着道路拓宽,绿植增多,看着新生的婴儿呱呱坠地,看着年轻的学子迈出校门。城市的每一下脉搏、每一阵律动,都让人感动朝气灵动,未来无限。

编辑:孙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