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 > 专题 > 烟台非物质文化遗产网 > 民间文学 正文

非遗之胶东第一封国——过国的故事
2014-11-20 17:38:35 来源:烟台市文广新局 [大中小]

  整理者 尹洪林

  胶东第一封国——过国的故事,讲述了四千年前过国兴衰的一系列传奇故事。

  夏帝大禹一统中国,封本族人邰的长子旻灌为过国的国君,封其次子旻鄩为戈国君,古人以国为姓,这是过、戈二姓的起源。

  旻灌在今莱州城北三十里处建国立都,这是历史上胶东大地上第一个封国—过国。旻灌勤政爱民,为治理境内水患,他亲自率领百姓开河引水,历两年,开出一条大河,百姓们感激这位国君,称这条河为“王河”(即今天莱州境内的王河。因汉武帝曾在这条河边上设祭乞雨,后来此河也有“万岁河”之称。)旻灌鼓励百姓种粮栽桑,使这一带百姓很快地富裕起来。因为旻灌对朝廷忠心无二,禹王对他十分宠信,给予其龙服、龙旗、龙仪仗的荣耀。并且特许旻灌招兵守护海疆。后来这里成为一处百姓聚落地,今称为过西村。

  夏王朝传到太康时,东夷族逐渐强盛,其中有穷氏首领后羿攻进国都,把握了夏政权。后羿不善治国,整天寻欢作乐,把所有的军政事务交给家臣寒浞统管。寒浞早有野心,他密谋杀害了后羿,还把他的肉剁碎煮熟,令后羿的儿子吃,后羿的儿子不吃父亲的肉,也被寒浞杀死了,寒浞杀尽了后羿的亲随,掌握了夏政权。寒浞当政后,朝廷上下反对之声不断,其中最不服从号令的是旻灌为主的过国和旻鄩为主的戈国。为了征服异己,寒浞令长子浇(音nao)和次子许分别攻打一心保卫帝相的过、戈二国。戈国先被攻破,旻鄩引败军逃到过国。浇和许合力攻破过国都城,旻灌和旻鄩抵挡不住,只好率领残兵和青壮百姓逃出城去。寒浞未捉住旻灌和旻鄩,怒气难平,遂下令屠城,一时间城中老弱百姓尽被杀死,房子也全被烧毁。一座美丽的都城几乎成了一片焦土。旻灌和旻鄩出城后,看看随从仅剩一百余人,为了躲避寒浞追杀,只好暂时逃入离都城五十余里的东莱山中。东莱山,今称大基山,山中草深林密,环形的连山中间是一片谷地,只在西南处有一缺口,过、戈二位君主率领众人进入谷中,没有御寒的衣服,也无有一点粮食。想到国都已失,想到寒浞不会放过自己,二位君主怕被俘受辱,在山谷之南沟边上自杀了。旻灌的儿子过悻和旻鄩的儿子戈岿与同族人一起埋葬了二位君主的尸体,筑一石屋立了二位君主的灵位,又在石崖上刻了“过灌戈鄩、二侯遗烬”八个字,以记住墓穴的位置。为避寒浞追杀,二人让众人各自改换姓氏,刺血记住寒浞屠城的暴行,藏好封国金券,各自逃生前,约定复国后再回来为二位君主重修坟墓。

  寒浞击败政敌后,又把帝相杀死。为了巩固政权,他将儿子寒浇封为过国君,为使寒浇得到百姓信赖,他也学旻灌的样子,在国都西南方开掘一条小河,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为“浞河”(今莱州浞河)。他在开河工地的聚落处住了一夜,将这个地方命名为“浞里”(即今浞里村),以显示自己亲民之举。过悻和戈岿四处躲避追杀,几个月后风声稍弱,二人投奔到同受禹王分封的飂(音Liu ,古国名,址在今河南南阳一带)国叔安君处。为了两人的安全,叔安君让太子豢龙将过悻和戈岿另藏他处,豢龙将二人秘密带到他的好友、一位任姓人家中,让二人暂时归附任姓宗族,在这儿悄悄地住下来。这户任姓人家对过悻和戈岿十分怜悯,千言万语多方安慰二人,对待二人象亲骨肉一样。考虑到为不使任姓家族因隐藏罪犯获罪,更主要的是为了组织复国力量。二人在任家居住一段时间后,过悻以任姓人身份回到过地,隐身在国都西南处海边一带开展复国活动。戈岿则在过地之南边境处(今平度一带)活动,等待时机起事。光阴如梭,转眼四十年过去了。这时,帝相的遗腹子少康已经掌握了一部分军队,他在当年夏朝遗臣的帮助下,举起复国大旗,过悻和戈岿积极响应,各方力量汇合一处,一举攻破寒浞占据的都城,将寒浞诛灭。

  寒浞死后,过悻和戈岿便领兵讨伐寒浇。军中有位名叫女艾的异人,有飞檐走壁的功夫,他得知寒浇力大无穷,勇武过人,本部军中无人能斗得过他,便自告奋勇去暗杀寒浇。他设计混入城中,夜晚摸进浇的宫殿,悄悄进入浇住的房间,摸摸床上有人睡着,便一刀杀死,砍下头后匆匆出城回到营中,等到报功时,才看清这颗头颅是女人的。后来才知道当夜寒浇不在房中,杀的不过是寒浇的妻子。过悻好言安慰女艾一番,决定另设计杀浇。此时的寒浇尚不知其父被杀之事。他发现妻子被人杀死,还弄不清是什么原因,好在宫中美女不少,每日仍然恣意娱乐。这天,他又带领一些随从出城射猎,在城东不远处,发现了一只梅花鹿,他自恃本领高,笑骂车马无用,弃车而追,疾步如飞,把随从们远远地甩在后边。追至东南方离都城二十多里的王河北岸,忽然面前涌出一伙猎人。寒浇还未弄清楚怎么回事,已被这伙猎人和十几条猎犬团团围住。他只好仓促应战,尽管勇武超众,但只身一人,顾前顾不了后,不一会儿,腿被猎狗咬住,一跤扑倒,群犬上前一阵乱咬,那伙猎人上前割了浇的头颅,到城下高喊:“寒浇逆贼,已伏天诛,尔等胁从之人投降免死”。城中寒浇的军士见君主已死,纷纷投降。

  寒浇的尸体抛在野外,散发着恶臭,当地百姓用土掩埋成一个大冢,被后人称为“浇冢”。(今尚存)。当年诛杀寒浇的地方,被人们称为“诛寒台”,“诛寒台”前面的沟被人称为“诛寒沟”,后来这里慢慢聚成一个村落,为今朱汉村。

  消灭寒浇势力后,过悻被少康帝封为过国君主,他上任安抚百姓后,约堂弟戈岿和本族人去东莱山祭过、戈二侯。当年逃往各地的人闻讯也都回来了。这些人在逃难时大都改换了姓氏,除有过、戈、任三姓外,有人改为国姓夏、姒,还有的改为柯、殷、龙、郭、国、葛、施、相、倪、尼、刘等,统一记下共有十六姓,于是大家公尊东莱山为十六姓氏发祥地,共尊姒邰为一世祖。

  过悻和戈岿与本族人重修了二侯坟墓后,在墓旁又为二侯建了祠堂,修了“刺血亭”和“暴寒亭”,刻石记下寒浞屠城暴行,记下当年亡国的痛苦和复国的艰难,这个故事也一直传到今天。

2002-2013胶东在线版权所有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隐私政策|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