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 > 文学 > 长春湖 正文

衣文奇:我为“栖霞”正名

2014-01-21 09:43:17   来源:长春湖   【字号:

  我为“栖霞”正名(外一篇)

  栖霞·衣文奇

  1131年,栖霞建县,800余年来,栖霞人总是以“日晓辄有丹霞流宕,照耀城头,霞光万道”来诠释“栖霞”二字的由来。“日晓辄有丹霞流宕”之说,源出于《登州府志》和《栖霞县志》。细查栖霞城建史,栖霞城廓是在1134年(金天会十二年)始在马姓茔地建土城。直至1407年(明成化六年),知县娄鉴才稍加修筑,垒以小石;1558年(明嘉靖三十七年),知县李揆扩其规模,并砌以砖石;1578年(明万历六年),知县鲍霖将城墙加高至丈余,增宽至6尺,并设四门。其后300余年屡修屡塌,未复原迹。

  栖霞从1134年建土城到1578年建石(砖)城,相距400余年。至此,栖霞城方显出宏伟之姿、庄严之态。霞光万道才得以照耀城头,自是另一番风光。

  问题是《登州府志》和《栖霞县志》之说不成立。试看,1131年栖霞始建县,3年之后也就是1134年开始在马家茔建土城。置县时,本没有城廓,哪来的“照耀城头”?难道是置县时没有县名?建起了土城后才命名的栖霞?这显然与史相悖或是后人牵强附会之辞,或是名人一时兴起的即兴之言……

  “栖霞”二字究竟缘何而生?

  栖霞多山。山东诸山实源自长白山,先伏于渤海,继而从蓬莱之丹崖登陆,其右翼分向西南者,以泰山为龙头;其左翼分向东南者,以翠屏山为龙头,故有“长白南支左翼龙”之句。(山东通志•清康熙玄烨考察全国山脉走向章)鸟瞰栖霞山貌,2500多座山头雄立于蓝天之下,牙山海拔805.8米,周围有20余座山头环绕;艾山海拔814米,11座高山拥簇其间,两山各自构成北西走向两大山势;方山、唐山、蚕山三大山脉依附牙山、艾山两大山脉,自成山系,五大山脉蜿蜒、盘旋在栖霞山水间。600米以上高山10座,500米以上高山39座,400米以上高山108座,“六山一水三分田”是栖霞丘陵景象的真实写照。

  栖霞县城,群山环绕,东有“摸着天”的老灵山,南有“左翼龙头”翠屏山,西有“落日之窠”的郭落山,北有寒流滚滚难过界的公山、蜈蛸崖诸山。人都说“东方日出,西方日落”,栖霞城的人却说:“日出东山,日落西山”。栖霞至今仍有“前阳窝、后阳窝、郭落庄”,南照、北照、阳疃、霞山等关于太阳落宿栖霞山庄的多处村落。严格地说,在栖霞山城,是看不到真正的“日出”的。

  栖霞四周不靠海,是烟威地区唯一的“内陆县”。栖霞人看到日出时,实际上太阳已经升起三竿之余了。日出东海,朝霞流宕,霞光盘旋,映入栖霞的第一缕阳光,当是艾山山巅。脚踏艾山可以直观黄渤海,太阳渐升,霞光渐降,栖霞山城之西诸山依次披上彩霞,端的日上东山头时,透过烟霾炊烟,一缕阳光从山顶直泄而下,郭落山巅、翠屏山畔红盈盈一片绛色,氤氲之气冉冉。尤其冬日,三千大山白雪皑皑,红日升起披上一片赤红,山上山下红雪铺地盖天,胜似龙宫天堂。山城栖霞五冬六夏真个霞光万道了。道道霞光在这大山沟壑留恋忘返,从早上日出直到晚上日落,好一个神仙境地。清代大学者牟道行见此光景,不禁诗性大发,挥墨高歌:翠屏何崔巍,白云三万顷。物外绝红尘,疑是蓬莱境。清诗人沈世炜亦赞赏霞光万道的栖霞之晨:“方似锦文机未织,旋如红绡绿初横。”

  2500多大山是太阳之家,2500多条沟壑是霞光栖居地。霞光在这里居住,霞光在这里栖憩。

  令人失望的是栖霞土城建在群山环抱的的盆地,高不盈丈,属栖霞三山五岳的最低处,三千大山阳光普照之后,土城始能见到些许阳光,这时缕缕阳光,已不能称之为霞光了,只有东方烧红的天气除外。

  纵观栖霞历史长河,早在6000多年前,就有人类在这里繁衍生息。中国北方第一座房舍,中国现知史前栽培稻谷最北界限都在栖霞境内(见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所1981年《杨家圈古遗址》篇),夏、商属嵎夷地,周为莱子国,春秋前属牟子国,战国时为齐国东莱地,至秦属齐郡东境,西汉为嵎县一部,东汉末嵎县废,改属黄县,三国、两晋至隋分属黄县、东牟县和昌阳县。公元707年(唐神龙三年)始建阳疃镇,隶属蓬莱县。(今县境南部、东部分属莱阳县和牟平县)

  1128年,南宋景州阜城(今属河北)人刘豫,曾任河北提刑,是年被北宋任济南知府。1130年,刘以亡宋济南知府名分降金,被金太宗册封为“齐帝”(史称伪齐)。

  1131年,金阜昌二年,“伪齐刘豫析蓬莱之阳疃镇及莱阳地置栖霞县。”《金史•地理志》载,栖霞、招远、福山皆由刘豫在同一年建县。《元史•地理志》记作“伪齐以登州之两水镇为福山县,阳疃镇为栖霞县。”

  1134年,栖霞知府才开始在马姓茔地建土城。民间传“先有衣马茔后有栖霞城”之说,是有历史根据的。以当时的人力、物力、财力,建那时的栖霞土城亦不过尔尔。

  历史的脚步跨越了600余年,到清朝中后期,栖霞城区规模狭小,有“城小如斗”、“户数百家”之说,当时的主要街道有迎旭街、毓秀街、通司巷等7条主要街道,且狭窄而又高低不平,直至民国初期人口才达千余。

  可想而知,1134年始建的栖霞土城,其高、其宽、其长,只是勉强称为“城墙”罢了,区区土城刚刚垒成,想必是没有高大雄伟的城门楼,更无琉璃瓦之类的粉饰性物什,即使霞光照耀,也生不出“丹霞流宕”、“霞光盘旋流连”的美景。生活在栖霞城的人都知晓,日上东山、霞光照到城头之时,已是太阳杲杲昊天如炽了,哪里还有什么丹霞?

  今日我为“栖霞”追本溯源、苦苦思忖之时,冷不丁发现,明末兵部侍郎郝晋曾对“栖霞县”命名的纠偏,书曰:“旭日将升,每有霞光盘旋,因以名县。”有据可查的,为纠“栖霞县”命名谬误的,郝侍郎为第一人。

  可惜,侍郎大人的纠谬不甚细详,只一个“霞光盘旋”因以名县,太过笼统,没大特点。但值得人们注意的是“旭日将升”四字,是说太阳将升尚未升起之时,这是指海上日出而言,“霞光盘旋”是说海上带绛色的霞首先映照到艾山、从栖霞县城看崮山、郭落山、翠屏山等诸山,直到日出东海、日上东天,映照在栖霞诸山的霞光仍然久久不愿散去。

  好了,打1134年,栖霞土城建成后,直至明末清初的500多年里,明人郝晋已指出“栖霞县”命名的大谬了,可至清代几乎整个清朝时期甚至民国,一代代县令、诗人、名人,仍以“照耀城头”诠解“栖霞县”名,直至今日,志书、名流,仍然乐此不疲,可见以讹传讹的习惯力量非是一般般了的。

  今年初春,应招远预备役之邀,主编一本部队故事集,午宴时,政委吕光亮问我:栖霞何以为“栖霞”?我随口答道:“每当日出,霞光照耀城头语。”政委笑而不语,又问:“栖”是何意?

  啊呀!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栖霞”不是霞光照耀城头而名,而是霞光在这里栖居啊!

  哇!栖霞先人是多么富有诗意而又浪漫洒脱啊!

  惭愧!800年来,栖霞人总是以“照耀城头”诠释“栖霞”,吕政委的一句话,使我幡然醒悟。国庆节前,回老家栖霞期间,写了上边这么些话,权作一家之言。

  “栖霞县”到底是何时、何人、何地而名?这里不再赘言,以待栖霞达人考证。

 [1] [2] 下一页
编辑:周军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