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 > 书画 > 名家风采 正文

先器识,后丹青

2013-08-16 15:39:50   来源:胶东在线   【字号:

 

 


  当今的甲国画坛,百花齐放,因品评的标准难于统一,呈现出复杂的繁荣面貌。主要有二:一为宗西,以中国画的发展为借口,用西辞构成所谓视觉冲击来续中国画;二为宗古,多傍史上经典名家揣摩临写,仅得其形难得其象。归结起来,绝大多数中国画家以西画起灶,画上十年才知文化底蕴不够,想补却为时已晚。古人是从四岁上蒙学,至成年《四书》《五经》烂记于心,王勃、李贺即少年大成。历史上绘画成就很高的人,往往画得比较晚。齐白石三十七岁学画,金农,吴昌硕五十岁开始画画,他们都是先将自己完善,厚积而薄发再从事绘画。花鸟画家刘同光在当今是比较“另类"的,他二十多岁中文系毕业,三十多岁书法名世,四十多岁正始拜师学画,看他走过的路就知不是急功近利之人,执着、刻苦、勤奋,一步一个脚印,所以他的花鸟画我喜欢看。喜欢看他题的字,更喜欢他题的诗。他的画无雕琢之气,一花一叶一草均发自真情实感。字有多好画就多好,诗有多高画境多高这是常理,但像他这样诗书画全能的人在今天鲜有。同光是我美院学习时的师兄,虽人隔两地,见面不多,但内心是相通的,自然对他就格外了解,并始终关注他。

  同光人正。他一向推崇潘天寿先生的名言:“笔正则画正,心正则画正,人品不高,落墨无法,人格方正,画品亦高”。他率性真实、能言敢言,只要认为是正确的事情就是天王老子也敢较真。同时他又是豪爽热情之人,真挚真诚、坦荡磊落充满仁爱。家人说他心直口快,有时会得罪人。我说:李白曾图脱靴之快,得罪人被逐出长安,但成就了大诗人李白。同光直爽,有时处事不一定人人都能满意,但他是性情中人,对于一个在书画事业上有抱负的人来讲,这是最需要也是最重要的秉赋。

   同光画路正。现在学习中国画的包括美术学院的学生,也包括一些成熟的画家,一上手就是画画,多追求样式,在传统文化的继承方面下功较少,再往下走很难。而同光则不然,他是先将自己的文化底蕴铺垫好,师古人师造化师古圣之心迹,循书画之源,以书入画。他把书画看作是生命的一部分。“画者,文之极也”,“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已化到他的血脉里去,以滋养胸中逸气,对艺术创作真诚之至。工作之余他常外出写生,田野乡间,竹林花丛,禅房仙阁,高山大海常留他的足迹。在大自然中吸取素才,然后加工,提炼,升华成艺术作品。

  画中国画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用去几十年也不一定能修成“正果”。同光的画龄不过十年,却已经形成了自己成熟的个性和风貌。他画的竹子清雅劲翘,临风泰然,有君子之风。题款诗日:“见竹便生一片情,枝枝飞动透新晴。庭前闲写几枝玉,心头飘好快哉生。”在喧嚣繁忙的今天,得此情致,有此情操,既慰己又悦人,实属难得;他画的芭蕉,笔墨有味,遒劲的书法用笔走线,枯中带辣,浓淡退晕的湿墨叶子,勾勒出如音符般韵律的叶脉.笔和墨蕴藏着一个世界一种人生,更有诗性的阐释;最喜欢的还是他画的松树,横斜两棵老干,枝杆疏密交错,松针如铁,饱经沧桑,狂风暴雨不变其性,世态炎凉不变其质,斗霜傲雪,犹若本人。画的意境来自于画家的境界,画家的境界是从学习中来。学习是他的日课,即使工作再忙,也不曾中断。

  朋友多赞许同光的画儒雅文气,他走的花鸟回路属“文人画”。“文人画”不但能体现中国文化的精义,也代表着中国画的高度,历史上传承下来的作品多数是“文人画”,同光无疑给自已选了一条最难走的路。画画难,捕捉艺术规律更难,有些人刚到五六十岁,艺术道路就停顿了,也有好多人卸下职务后,艺术也随之烟消云散,与个人文化积累和对艺术领悟的粗浅不无关系。同光今年始知天命,在中国画的绘画道路上正是“鹏正举”之时,他的画作不能说尽善尽美,但是功底深厚,立意高远,凭他几十年丰富的文化积累,在今后十年、二十年或更远,他在中国画画坛上必定会不同反响,有更大的作为。

  二OO五年岁末

  作者杨仲全,青岛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

 

编辑:孙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85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