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 > 文化博览 > 人物长廊 正文

豪华落尽见真淳

2013-08-12 08:28:41   来源: 胶东在线   【字号:

  京剧表演艺术家曲延华印象

  陈锡源

  “对我而言,京剧是魂,是天,是梦,是根,是我的第二生命。”当我从已经年逾花甲的老同学曲延华那里听到这样的感言时,仿佛我立刻明白了——为什么她会成为海内外观众所喜爱的京剧表演艺术家。

   说京剧是她的梦,并非是她从小就喜爱京剧。如果说小学时期的她就有梦的话,那就是希望自己长大以后,能像自己的爸爸那样也当一名穿白大褂的医生。后来吃上了艺术这碗饭,在她看来纯属偶然。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是1959年深秋的一天,她像往常一样在牟平县城的大寺小学上学,记得正在上语文课的时候,班上突然出现了两位来自烟台艺术学校的老师(后来才知道是李祖基和张建勋老师),下课之后,她和另外几个同学就被叫到校长办公室,然后就根据艺术学校老师的要求唱歌,她只唱了一首“社会主义好”就完事了。再后来,她接到了烟台艺术学校的录取通知书。1960年3月到烟台艺术学校正式报到后,才知道自己被录取在吕剧班。

  性格内向而又单纯的曲延华,在家庭六姐妹中排行老三。当时虽然爸爸是医院的院长,但家里却很穷。在艺术学校吕剧班她是长得最小的。练功鞋穿破了露出脚指头,家里根本没钱给她买新的穿,于是只好在路上拣根麻绳连连继续穿。洗衣服连个肥皂都没有。因为正赶上生产救灾,吃不饱是很平常的事,有一次晚饭没吃饱,就和同学们一起去割那已经冻了冰碴的大白菜根吃,由于太凉,半夜起来牙疼胃也疼,那时就会想家。有一次爸爸到烟台开会顺便到艺校看她,竟然连一分钱都掏不出来。她当时央求爸爸想回家,说在学校吃不饱饭。爸爸安慰她回去以后就给她捎粮票。其实事后爸爸什么也没能捎来。吕剧班练功和京剧班完全一个套路,她生来腰腿硬,练起功来格外吃力。就这样在吕剧班学了一年多,除了练基本功,还学演了《柜中缘》、《借年》、《借当》等传统戏。

  1961年下半年,烟台艺术学校更名为烟台戏曲学校,原来的吕剧班全部改行并入京剧班,曲延华从此开始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京剧表演艺术生涯。

  刚学京剧的头两年,几乎天天都是面对大墙喊嗓子,天天都是压腿,劈腿,劈叉,下腰,前桥,抢背,靠顶,绞柱,云步,蹉步,跪步,醉步、虎跳,飞脚,把子功,手袖功,毯子功,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面对如此枯燥而艰苦的训练,她找不到喜欢京剧的感觉。她甚至感觉自己很笨,一句慢板的唱腔一个星期都学不会。学花旦戏《拾玉镯》时,由于自己不会“浪”,曾主动请求老师学演青衣。

  1963年学校第一次排演现代京剧《社长女儿》,老师让她扮演女主角小红。说来也怪,自从接到这个任务以后,她像换了人似的。她每天积极跟乐队的大同学们学唱腔,每天晚上背唱腔到深夜,从不叫苦。结果演出一炮走红。就这样,她在爱上《社长女儿》的同时,也爱上了京剧。

  对曲延华来说,爱上京剧就是一辈子的承诺。换句话说她生活中的一切都要自觉服从京剧演出的需要,一辈子对京剧观众负责。

  为了保护嗓子,先得管住自己的嘴巴,辣椒大葱辛辣之类的东西一辈子不动,酒更是一滴不沾。她还养成了平时少说话的习惯,她认为话多伤气,不利于保护嗓子,不理解她的人误以为她是傲慢架子大。

  谁都没有想到的是,背台词居然成了她每天必不可少的“功课”。早在艺校时就这样,只要一给她排戏,她就得不停的背台词,几乎从不和同学一起出去玩,有的同学戏称她是“小老艺人”。参加剧团后,背台词更是成为一日不可或缺的生活内容了,由于背台词精神过于集中,所以在家里因此把菜炒糊把锅烧干的事时常发生。她不只一次地说自己不是聪明人,所以她演的戏不论演过多少场,上台之前一定要背台词。

  如果要问曲延华演了这么多年京剧最深刻的体会是什么,她的回答是:“当演员难,当主要演员更难。”在她看来,这个“难”字的内涵,决不仅仅是一个专业演员的基本功和演出能力,她更倾向于对京剧的态度。在她的心目中,京剧就是“天”,为了京剧,天大的困难要有勇气去克服,天大的苦要有毅力去承受。

  上世纪六十年代,京剧团每年至少要演240场戏,其中大部分场次是到农村演出。那时的剧团下乡,别说是大轿车,偶尔能坐上敞口拉货的汽车也算是奢侈的了,经常能有个马拉的大车坐坐也就不错了。她说一次在西面坐马拉车到农村演出,她一不小心从车上摔了下来,当时看看没大碍晚上照常演出,至于上医院根本连想也不想。在乡下演出,自己扛行李,睡稻草地铺,没有电灯点汽灯,夜晚睡觉怕冷用头巾包着头睡,这些对剧团来说,早就习以为常。

  相比而言,剧团下乡演出最怕遇上恶劣天气。有一次在栖霞农村露天舞台演出过程中,天突然下起雨来了,当时演的是全部《玉堂春》,饰演苏三的曲延华就这样跪在雨水里一唱就是半个多小时。

  1973年岁末,烟台京剧团奉命带着现代京剧《杜鹃山》,代表山东省政府到连云港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拥军慰问演出。当时初为人母的曲延华饰演《杜鹃山》中的女主角柯湘,她带着不到三个月大的女儿,每天外出演出到深夜才能回到招待所给孩子喂奶,十二月的连云港也是滴水成冰的季节,那时下榻的招待所没有暖气也没有炉子,孩子常常在夜里尿床,被窝冰凉,孩子睡不好觉就哭闹,第一次当妈妈的她,只能在心里暗暗对孩子说:“谁叫你妈妈是唱京剧的了?只好委屈你了孩子。”

  1975年,活跃在胜利油田的烟台京剧团,舞台上依然少不了曲延华的身影,可那时的曲延华已经怀有8个月的身孕。

  1976年的腊月,烟台京剧团到文登小罗顶给驻军进行慰问演出。剧团顶风冒雪,在露天舞台上为部队官兵演出大型现代京剧《蝶恋花》,曲延华饰演女主角杨开慧。按剧情需要,她当时只能穿长筒肉色袜子和短裤,上身的旗袍下面也最多穿件春秋衣,站在零下十几度寒冷的舞台上,尤其不巧的是那会儿又赶上身上来例假,那时一场戏下来,虽说嘴都冻麻了,甚至腰腿也冻僵硬了,可杨开慧那善良而又勇敢的大无畏的精神,始终鼓舞着她把一个感人至深的革命英雄主义的光辉形象呈献给台下的广大官兵。如此严酷的考验,换来的不仅是雷鸣般的掌声,同时也换来了许多领导和专家的赞誉,说她通过成功塑造杨开慧这一舞台形象,让她在京剧艺术的道路上有了前进一大步的升华。

  1983年8月,烟台京剧团奉命到牟平县姜格庄镇集训。曲延华作为《霸王别姬》、《断桥》两个戏的主演,在出国前三个月的集训中,可以说天天汗流浃背,使本来体态比较偏瘦的她,体重又整整下降了14斤,堪称魔鬼训练的三个月,她到底收获了什么?当文化部长黄镇同志在北京观看了烟台京剧团的汇报演出后评价道:“演出非常成功,特别是演《断桥》那位演员很有感情,唱的我都掉眼泪了,很感人。”一个来自基层的京剧演员能得到文化部长如此高的评价,曲延华知足了。

  从传统京剧的启蒙,到现代戏的学习,再到经典传统戏的演出实践,曲延华经历着一个学习学习再学习的成长过程。从她爱上京剧那一天起,她从不满足于前辈艺术家老师们对自己的言传身授。她如饥似渴地阅读《中国四大名旦》、《梅兰芳的舞台艺术》、《梅兰芳舞台生活四十年》、《梅派唱腔琴谱集》、《锁麟囊唱腔选》、《张君秋唱腔选集》、《京剧传统唱腔选集》、《中国戏曲故事》、《中国戏曲曲艺词典》、《京剧丛刊》、《中国戏剧》、《歌唱与发声》等书籍。为了更好地学习京剧,她听坏了一个又一个收录机,当1983年她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收听到自己演唱的《玉堂春》、《秦香莲》、《美人计》主要唱段时,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在电视机面前,她是央视11套戏曲节目最忠实的观众,她不仅看京剧,为广泛吸取艺术营养,各种地方戏节目同样一览无余。“日日新,苟日新,又日新”的学习态度,使她塑造的一个个鲜活的舞台形象,朝着梅派“生活的真与艺术的美达到高度统一”的目标信步向前。

  为了演好每一出戏,曲延华个人付出的再多也是无怨无悔。作为一名党员她也是问心无愧的。但是,每逢提及亲情,她就会有着无限的愧疚感。

  她的爸爸是她最崇拜的人,也是对她影响最大的人。在她的记忆中,爸爸是完全靠个人奋斗自修医学和俄语的,爸爸买不起医书,一摞一摞的医学笔记完全是靠自己的双手抄下来的。爸爸行医从不为难病号,替患者垫付医药费是常有的事。有时还把因临时困难吃不上饭的患者带到自己家里吃饭。然而,爸爸去世的时候,她还在西班牙演出,连最起码的临终尽孝都没能做到。

  她的妈妈53岁就过早的离开了人世。在她的印象中,妈妈是生产队最信任的人,在大家生活极其困难的年代,生产队把种子粮交给妈妈保存,以妈妈为首的一家人,无论怎样饥饿,也决不会去动公家的一粒粮食。她在艺校读书的五年里,每次回家临走的时候妈妈都会恋恋不舍的哭一场。辛劳一生的妈妈,在生命的弥留之际,她却还在外地公演。妈妈留给曲延华心上的疼是永远也抹不去的。

  曲延华最感宽慰的是自己有一个贴心的丈夫。因为丈夫是同行同学,所以有共同语言。又因为丈夫是团里的领导,所以在工作方面他从不表扬自己,只有严厉二字,在演出时哪怕有一点点瑕疵也决不放过。但是,回到家里更多的是丈夫照顾自己,特别是孩子很小的时候,丈夫的付出远比自己这个当母亲的多。丈夫对自己事业的支持那是无可挑剔的。相比之下,自己作为妻子却是亏欠丈夫很多。

  在几十年的京剧舞台表演艺术生涯中,曲延华学演过五十多出戏。颇有影响的代表剧目中,既有《红灯记》、《杜鹃山》、《蝶恋花》等现代戏,又有象《玉堂春》、《凤还巢》、《红鬃烈马》、《大、探、二》、《宇宙锋》、《铡美案》、《断桥》、《四郎探母》、《望江亭》、《霸王别姬》、《打金枝》、《龙凤呈祥》、《红灯照》、《碧波仙子》等优秀传统剧目。

  每当回首往事,曲延华都感觉自己这一辈子挺幸运的。她感恩自己能和京剧结缘。更忘不了有那么多德艺双馨的老师对她的栽培、教诲和帮助。

  她感恩母校的邓丽华、杜慧卿、刘建云、许仲衡等多位老师,在生活最艰苦的年代里,依然一丝不苟的坚持高标准训练,教她认真演戏,老实做人,为全面学习京剧表演艺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她感恩有求必应的王影侠老师,在她的记忆里,王影侠老师就是一部京剧活字典,她在剧团排演的《望江亭》、《四郎探母》、《打金枝》等传统戏,无不饱含着王影侠老师的心血。她说王老师不仅戏教得好,而且心胸宽广,为人正直,品德高尚,做人大气。

  她感恩中国京剧院的李维康老师教她《蝶恋花》。

  她感恩中国京剧院的杨春霞老师教她《霸王别姬》。

  她感恩中国京剧院的刘长瑜老师教她《红灯记》。

  她感恩中国京剧院的杨淑蕊老师教她《断桥》。

  在每一次到北京学习的过程中,她深深感到中国京剧院的每一位教她的老师是那么的认真,耐心,那么的平易近人。她尤其不能忘记的是,有一次跟刘长瑜老师学李铁梅的唱段,刘老师特别叮嘱她“光辉照儿永向前”这一句要我向李维康老师学习,说李老师这一句唱的比她好。刘长瑜老师的坦诚和谦虚,让她非常感动,同时又深受教育。当时她在想,过去戏班里都说文人相轻,同行是冤家,这是多么现实而又深刻的一堂艺德教育课!

  她还要感恩烟台京剧团的导演何冠奇先生。这不仅因为他为她导演了许多很有影响力的现代京剧和传统戏,还因为她每次进京学习,都是何冠奇先生牵线搭桥百般照料,亲自把她送到各位老师的门下,为曲延华在北京的顺利学习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得益于何冠奇先生毕业于中国戏曲学校,和北京的京剧同行及其名流有着不错的关系,那么在曲延华看来,更重要的是他有一颗爱才惜才的心,例如1976年夏天烟台京剧团在胜利剧场上演由曲延华主演的《蝶恋花》,当时观众场场爆满,大概演了不到十场的时候,忽然有一天中午,何冠奇先生找到曲延华的家,让她立即喝下他给她弄来的两支球蛋白口服液,并说喝了这个就能提高身体免疫力,就能不感冒,就能把繁重的演出任务坚持下去,果然,当时她在胜利剧场连续演出一个多月,身体没出大问题。在不知保健品为何物的年代,是何冠奇先生的一片爱心让她领略了球蛋白的新奇和神奇。

  特别让她不能忘怀的是她的叩头跪拜老师梅兰芳亲授弟子丁至云先生。曲延华是1981年在天津演出期间举行的拜师仪式的。尔后,她每次去天津跟丁至云老师学戏,吃住都在丁老师家里。丁老师每次给她授课,都要强调学梅派不要学皮毛,首先要学梅先生的做人。强调梅派演员不能懒惰,要懂戏文,懂戏词,懂戏理。强调要像梅兰芳大师那样,不仅在表演艺术的学习方面肯下功夫,而且要关注社会人生,弘扬民族正气。丁老师在传授梅派名剧《凤还巢》、《贵妃醉酒》和《宇宙锋》的过程中,经常是累得汗流满面。丁老师有时还自己掏钱为曲延华买衣服穿。曲延华从丁老师身上深深体会到了梅派艺术的魅力和梅派艺术的伟大。

  作为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演员的曲延华,回望自己在京剧表演艺术道路上的收获时,她把参赛获得的奖杯以及专业技术拔尖人才之类的荣誉看得很淡,她最在乎最看重的是观众,不论是乡下的观众还是城市里的观众,不论是北京、沈阳、大连、福建、浙江等外省的观众,还是还是缅甸、印度、西班牙、葡萄牙、韩国等外国的观众,都是她最关注的对象,因为她痴迷于京剧几乎全部的快乐都是和观众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烟台是曲延华的故乡,也是京剧爱好者之乡。她从学生时代起,就和家乡的戏迷结缘,她演出的众多京剧,大多都是烟台观众先睹为快。烟台张裕公司有一位张女士,她们全家人都是曲延华的忠实观众,早在1976年她们全家人不只一次到胜利剧场看曲延华主演的《蝶恋花》,而且每次散戏后都要等到最后才走,目的就是看看卸妆后的曲延华是什么样儿,遗憾的是她们一次也没见到。直到时隔20多年后,曲延华到张裕公司参观,巧遇张女士,这才了却了多年的一个夙愿,张女士回家说起这事,其妹竟执意让姐姐带她登门拜见了曲延华,这事让曲延华很受感动。所以她说,如果没有家乡观众的支持,就没有曲延华的京剧。

  遍布胶东半岛的乡村露天舞台,到处都留下了她和同行们的足迹。她太熟悉那些来自农村的一张张淳朴善良的京剧观众的面孔。赶上深秋时节,在乡下演出之余,还能品尝到乡下戏迷送给她和同行们的新采摘的地瓜、花生、芋头、苞米、苹果之类的土特产。

  天津是戏迷们公认的中国京剧三大码头之一。一个京剧演员能在天津站住脚可不是一件容易事。然而,自1979年以来,曲延华竟然六进天津,她主演的全部《玉堂春》,不仅创造了场场爆满、一票难求的轰动效应,而且留下了许多观众与演员之间的友谊佳话。一封封赞不绝口的观众来信让她目不暇接,来自天津化工厂的总经理刘宝惠先生在他的一首嵌名诗中写道:“九曲涓涓绕玉楼,宛延飏翠庙堂愁,年华如水携春去,更美菊黄叶盛秋。”据说这位刘总经理一家人至今还保持着和曲延华一家的友好联系。还有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先生有一天散戏之后,径直跑到后台找到剧团的李宝山书记说:“你们有小曲这样的千里马,可要好好爱护她,可不能一天让她演三场,她太累了。”杨瑞芬女士也是她众多铁杆粉丝之一,她不仅每周都要看曲延华的戏,而且一次次为她送饭,一次次陪她上医院,甚至连自己珍藏多年的梅兰芳《舞台生活四十年》也赠给了她,并在书的扉页上写下了“愿此书能促使你在艺术水平上更进一步的深造。”曾不只一次邀请曲延华到天津大戏院演出的蔡经理,1998年给曲延华打电话说:“曲延华你不来吗?天津观众想你了。”于是,一场盛况空前的天津告别演出,永远的留在了她美好的记忆里。曲延华一辈子忘不了天津广大观众对她的厚爱。

  退休之后的曲延华,走下了绚烂璀璨、浓妆淡抹的京剧表演艺术的舞台,同时她又踏进了传授京剧的课堂。2004年,她为母校培养的7名学生中,有王菲和姜宇均以优异成绩考入中国戏曲学校本科,还有高蕾考入沈阳艺术学院。

  对曲延华来说,退休并不意味着京剧艺术生涯的结束,她要在群众文化的百花园中当一名播种京剧艺术之花的园丁,特别是她被聘为烟台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老专家文化艺术辅导员之后,她的京剧事业格外忙碌。

  烟台华声京剧社,烟台红苹果业余艺术学校,烟台女知识分子联谊会,烟台鼎丰千千阕合唱团,到处都有曲延华辅导京剧的身影。

  2010年夏季,烟台市群众艺术馆开展的“走进艺术殿堂”系列活动,特邀曲延华举行京剧艺术专题讲座。为了这次两个小时的公益性专题讲座,她整整做了三个月的准备,写下了几万字的备课笔记。她的这种敬业精神比起当年在舞台上演主角有过之而无不及。

  目前京剧的不景气似乎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然而,走下舞台的曲延华发现,国粹京剧的知音依然大有人在。由社会各界女精英组成的烟台市女知识分子联谊会合唱团京剧演唱组,就曾带着曲延华辅导的《光辉照儿永向前》等京剧节目参加各种公益演出,所到之处很受欢迎。烟台还有一个小有名气的千千阕女子合唱团,这个合唱团里的旦角组已经跟曲延华学唱京剧三年多了,从现代戏到传统京剧,她每教一个唱段,都要把戏的历史背景及其人物形象讲给大家听,所以这个旦角组越学越喜欢京剧,甚至到上瘾的程度。合唱团团长孙杰说“我们非常幸运遇到曲延华老师,她是一位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毫无保留地把京剧艺术传授给我们。”

  京剧艺术的接力棒究竟能不能传下去呢?烟台市第一个把京剧引进校园的工人子女小学孩子们的表现,让她倍感欣慰。曲延华是2012年3月下旬应邀到工人子女小学去教授京剧的,她没想到第一堂课就有30多个孩子报名参加学习。她本打算用两三个周的教学观察,从这30来个孩子中挑选十几个条件相对好一点的孩子继续培训,没想到她刚对大家流露这个意思,孩子们就苦苦哀求千万不要把自己刷下来,看到一个个孩子们那天真无邪毫无半点功利色彩的眼神,曲延华实在不忍心把她们任何一刷下去。就这样,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孩子们从学习《红灯记》里的“都有一颗红亮的心”,到传统戏《玉堂春》里的“苏三起解”,再到梅派名剧《穆桂英挂帅》选段,她那深入浅出形象生动的教授方法,以及和孩子们在课堂上的互动,居然使那些本来对京剧一无所知的孩子们对京剧越来越感兴趣。

  每次谈起孩子学京剧,她总会想起一位韩国高中女学生跟她学京剧的故事。那是2005年,一位名叫崔利的韩国女学生,正在烟台读高二,经人介绍要跟曲延华老师学京剧。当时曲延华问她为什么要学京剧,崔利说她的妈妈对她讲,京剧是中国的国粹,也就是中国的国剧,所以就要求她在中国读书期间一定要学点京剧。就这样崔利在烟台读书期间,每周三次到她家学习《贵妃醉酒》、《霸王别姬》、《凤还巢》、《穆桂英挂帅》等传统剧目,在长达两年的京剧学习过程中,她被这位非常能吃苦的韩国女孩感动了。这个孩子回国考上大学以后,还曾专程来烟台看望她的京剧老师。这段往事让她感慨万千,一个韩国孩子的妈妈如此重视中国的京剧,而我们呢?

  烟台市工人子女小学孩子们学习京剧的热情,仿佛让曲延华又看到了国粹京剧在中国的希望,她通过自己的教学实践体会到,不是现在的孩子们不喜欢京剧,而是大人们没有为孩子们创造熟悉京剧了解京剧学习京剧的环境。

  过去京剧舞台上的曲延华把自己的快乐和观众联系在一起。如今京剧课堂上的曲延华把自己的快乐和学生联系在一起。她享受着教学的快乐,同时也分享学生取得成就的快乐。她的学生赵建波参加2008年烟台市京剧票友大赛,荣获“十大名票”称号。她辅导的张耀庆女士,2011年参加山东省业余京剧大赛演唱的《蝶恋花》选段“绵綿古道”,荣获全省十佳之首的大奖。她为烟台市鼎丰千千阕女子合唱团旦角组排练的京剧表演唱《贵妃醉酒》,2011年4月入选中央电视台《歌声与微笑》栏目,并荣获最佳表现奖。她的学生们都说,曲延华老师笑起来真好看,是那样的灿烂,是那样的单纯,是那样的甜。写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两句古诗:

  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

  这大概就是曲延华留给我的印象。

 

编辑:孙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