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 > 文化博览 > 人物长廊 正文

萧平先生的人文情怀

2013-07-22 09:14:19   来源:胶东人物   【字号:

  作者:李世惠

  很多人都认可这样的说法:作家首先是思想家,因为没有思想的作品苍白乏味;教育家首先要爱学生,因为“没有爱,就没有教育”。对兼有教育家与作家双重身份的萧平先生来说,他具有怎样的情感世界与思想内涵?抑或说拥有着怎样的人文情怀?

  滋兰树蕙润漑《贝壳》

  1977年10月,共和国决定恢复高考。大学在停止高考11年之后,重新向数以千万计的知识青年敞开了大门。恢复高考通知发出后,仅50天,就有570多万考生走进考场;翌年夏天,又有610多万考生参加了国考。7个月的时间里,先后两批共计1180多万考生平等参加高考、接受国家公正选拔。最终,67.5万余名考生成为幸运儿。中国当代教育史上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高考就这样诞生了,空前绝后的父子同学、师生同桌的77、78级现象问世了……

  1978年10月一个金风送爽的日子,我有幸走进烟台师专中文系,成为78级的一名学生。当年的中文系藏龙卧虎,人才济济。很多老师都是北大、北师大、山大、吉大、华东师大、东北师大等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研究生,可谓群贤毕至,英才咸集。闻一多、王瑶、黄药眠、王汝弼、孙常叙、冯沅君、蒋维崧诸先生的高足分别在古典文学、现当代文学、文艺理论、古代汉语、现代汉语等学科领域,人人握灵蛇之珠,家家抱荆山之玉。风靡云蒸,阵容壮观。而享誉海内外的著名作家、在文学理论与文学创作两个高地纵横驰骋、硕果累累的宋萧平先生时任系主任,正是这强大团队的掌门人。

  早在上世纪50年代,萧平先生就以《海滨的孩子》《三月雪》等小说蜚声文坛。我们入学后不久,先生的创作再现辉煌——以“文革”后的第一篇小说《墓场与鲜花》荣膺首届(1978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领奖归来,他给我们作了一场报告,讲了当时人们关切的文学热点,扑朔迷离的文坛走向,以及鲜为人知的诸如《人民文学》编辑部内部对发表作品的争议等等。那时没有现如今迅捷的信息网络系统,烟台又远离省城京都,消息闭塞,能听到这些来自国家文学中心的信息,似乎一下子就拓展了我们的视野,提升了我们品评文学现象的高度。萧平老师平和地娓娓道来,没有激昂慷慨的陈词,也没有插科打诨的戏谑,更没有眉飞色舞、抱拳挥手的表演,但大家都屏气凝神,听得入迷,听得津津有味。很长时间里,中文楼的空气都弥漫着喜悦和自豪的气息。谈论萧平师的作品,评论其他获奖的优秀小说,成为当时我们长时间热议的焦点。那几年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上最为辉煌华丽的时期,作家尤其是功成名就的作家无疑是璀璨夺目的明星。萧平老师好像一棵参天大树,卓然挺立,散发着作家与学者交融合成的儒雅魅力,成为中文系学生们仰慕与崇拜的偶像和导师。

  在全民爱文学的背景下,在萧平师的影响下,痴迷文学的同学很快走到了一起。在张炜的积极倡导组织下,经系里批准,中文系芝罘文学社成立了。1979年深秋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我们召开了文学社成立大会。系主任萧平老师莅临祝贺,对文学社提出了殷切的期望,对社员们今后的文学创作指出了方向。不仅如此,后来他还专门为文学社创办的刊物《贝壳》写了《贝壳的启示》:

  伟大的科学家牛顿说,他觉得自己就像在大海边捡拾到几片贝壳的小孩子。这是他的谦虚,但也是老实话。知识,科学,就像无边无际的大海,人类所掌握的,确实就像几片贝壳。

  贝壳是美的,文艺创作也像在大海边捡拾贝壳一样,从生活的浪花里,觅取美的事物,然后结晶成艺术品。艺术同美是分不开的。只有美,才能陶冶人的性情,升华人的精神,纯净人的灵魂。文艺的功能就表现在这里。所以,不是生活中的一切都可以进入艺术的。蛆虫、脓疮决不能成为艺术的对象。当然,这并不是说,不能去反映丑恶的事物。但要有选择,而且反映不是展览。丑恶的事物,经过艺术的折射,应透进真理和正义之光,使其表现为美的艺术形象。

  抱着谦虚的、永不满足的态度,去追求知识,去寻找美,创造美,这就是贝壳对我们的启示吧?

  这篇32年前勉励文学社同学谦虚努力,“去追求知识,去寻找美,创造美”的教诲,一直铭记在大家的心中,也一直是当了作家同学的座右铭。《贝壳的启示》手稿被我珍藏了三十多年,不久前才忍痛割爱献给了“鲁东大学作家群”展室。

  关于《贝壳》名称的由来,张炜在《〈贝壳〉的由来》(见《难忘的一天》,柳新华主编,黄海数字出版社2012年版)一文中回忆说:“一开始由我们文学社的几个人拟了好几个名字,找系主任萧平老师决定,他看了看说,就叫这个吧,我们在大海边上,等于是捡回了一些美丽的贝壳。”作为《贝壳》名副其实的主编,张炜的记忆是深刻而准确的,萧平老师当年的文章也恰恰印证了这一点。

  不独如此,在以后文学社的各类活动中,萧平师总是有求必应,或出席我们的读书活动,以他的视角深度解读列夫·托尔斯泰、雨果等文学大师的作品特色;或以鼓励的口吻点评同学们请他指教的作品,肯定优点,指出不足……现在想来,这不知要占用老师多少宝贵的时间!老师肩负管理、教学、科研、创作、社会活动……诸事缠身,日理万机。可老师从未拒绝过我们一次,总是和颜悦色地答应我们的请求,满足大家的要求。没有大牌的傲慢骄横,不见权威的颐指气使,萧平老师永远保持着平易近人,内敛含蓄,沉静儒雅的长者风度,时时让我们有如坐春风、如饮醍醐的感觉。

  萧平师的鼓励与熏陶、引领与指教,使文学社成员的创作欲望与日俱增,《贝壳》刊物的质量不断提升。饱受阳光雨露的滋润,《贝壳》孕育出了珍珠:张炜、矫健、滕锦平、李曙光、尹黎云、马海春、李尚通、冷丽华、黄志毅……颗颗熠熠闪光,汇成灿烂星汉,也成就了文坛上罕见的、高等学府中仅有的鲁东大学作家群现象!

  张炜的文学情结与生俱来,他目标集中,志向远大。那两年,他在学校拼命地读书,牢牢地记忆,顽强地消化,勤奋地写作,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已跋涉得很远了。他是与萧平老师接触更多、走得更近的人,自然也受到老师的青睐与亲炙。张炜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每次返校,他都要我陪同他去看望老师。最近的一次,他把获得茅盾文学奖的长达450万字的巨著《你在高原》亲自献给老师(图2)。萧平师面露微笑,分外高兴,依旧平和地说,要谦虚,不要满足……

  1980年7月毕业前夕,文学社骨干冷丽华当时的男朋友、后来的先生,如今的威海市作协主席王春波到校“探班”,冷丽华旋即把文学社的同学召集起来,又把萧平老师从午睡中扰醒,我们一起在中文系楼前留下了极为珍贵的合影(图3)。这真的要感谢王春波先生用他的“海鸥”拍下这难忘的瞬间!望着这张已经略略泛黄的32年前的黑白老照片,目睹着慈祥儒雅的萧平先生,耳边仿佛又响起先生平和的、不疾不徐的、循循善诱的教导,思绪也回到遥远的年代……

  治校有方创作留憾

  1984年,萧平先生走上烟台师院院长的位置。在他看来,“办学最重要的是两件事:一是师资,二是设备——图书、仪器。图书、仪器要有房子放,盖房子首先要有土地,所以师资和地就是我在任期内必须要解决的两件事”。28年后,萧平先生回忆往事时对我如是说。在那届任上,他以超凡的教育才干谱写了鲁东大学发展史上的华彩乐章:委培大批研究生,为学校的发展奠定了师资基础;征取大片土地,为学校扩大规模提供了发展空间。

  攻克这两项制约学校发展的瓶颈,需要克服多少困难、解决多少难题,又需要有怎样的胆识、魄力、智慧与勇气呵!萧平院长和他的同事们为此殚精竭虑,四处奔波,全力以赴,共克时艰。在省教委、市委市政府的支持下,这一关系学校前途命运的宏伟蓝图一一实现了!这是实实在在的政绩,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奠基伟业,而不是那种面子工程、形象工程。老实说,萧平院长即使没有别的什么建树,单凭这两项成果也可以自豪。其远见卓识,治校方略,至今仍是很多鲁大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繁忙的管理重任,使萧平院长无暇顾及创作,一度搁笔。1991年卸任离休后,他重操妙笔,又写出脍炙人口的《春闺梦》。小说先在《山东文学》发表,后来又被《烟台日报》连载,反响甚佳,好评如潮,标志着作家的创作又进入一个新的高地。

  2001年,为庆祝建党80周年,长春电视剧创作中心将《三月雪》拍成电视剧,并在中央一台播出。随后,他们又决定拍摄《春闺梦》,并请萧平先生改编剧本。萧平先生素好京剧,造诣精深,京剧各流派第三代传人的戏他耳熟能详、了如指掌,他提出程派第三代传人张火丁最优秀,若她出演,就改编,否则就不写。半年后,导演来电说,张同意,遂邀萧平先生到京与导演、张火丁见面,并达成共识。返烟后,76岁的萧平先生立即投入到剧本创作中,他苦心孤诣,精耕细作,2003年20集连续剧二稿出炉。春播夏耘,寒来暑往,只等瓜熟蒂落了。

  然而,在汹涌的谍战片、戏说剧、穿越戏的浪潮前,在风靡床上激情、多角恋爱、暧昧裸露桥段的时尚中,犹如白玉兰般纯净美丽的《春闺梦》似为另类,不合时宜。后来,出于诸多考虑,制片方放弃拍戏计划。一出通过凄婉故事来完整演绎程派表演艺术的作品最终胎死腹中,无法娩出。每每谈及此事,大家不免唏嘘,萧平先生倒是平静似水,恬淡依旧。看得出来,他没有把这件晚年的憾事放在心上。豁达大度,包容体谅,清心淡泊,超然物外……也许正是这样的品性和心态,才使得他年高而体健,心旷而神怡。

  后来,萧平先生准备把20万字的剧本改写成长篇小说。完成了四分之一时,因故搁笔了,改好的部分作为一个中篇在《时代文学》面世。

  赠书讲座关爱少年

  1992年的孟春,我受命筹建烟台师院附中,之后担任校长。其时,萧平先生已卸任离休。得悉附中成立后,他便把自己多年积存的一摞摞的《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等刊物以及大量儿童文学书籍,统统赠送给了我们。当学生们把这些刊物和书籍搬回学校时,他们欢呼雀跃,兴高彩烈,兴奋了很长时间。这批书籍刊物对于刚刚建校、经费拮据、书籍读物十分匮乏的附中图书馆,无异于雪中送炭呵!他“要让学生们多读书,读好书”的反复叮咛,时时在我耳边萦绕回响。

  1993年的仲秋,“张炜文学周”活动在山东大学、山东师范大学和烟台师院相继举行。在烟师活动期间,萧平院长和张炜兄于繁忙中,欣然应我之邀到附中给学生们作报告(图4)。当时的初中语文课本(北师大五四制版)中选有《海滨的孩子》,学生们很喜欢,但有些情节,城市的孩子陌生不解。年近古稀的萧平先生面对充满稚气的初一初二学生,不厌其烦地耐心讲解,亲切和蔼地细细道来,一一化解了学生们的心中疑团,大虎和二锁也深深地留在了他们的脑海里,成为他们念念不忘的书中伙伴。张炜也作了“热爱自然,亲近自然”的演讲,受到学生们的热烈欢迎。会后,他们又给兴致勃勃的学生题词签名,满足这些少男少女们的追星梦想。

  记得当时附中有个叫迟平的女生写下《秋天的欢乐》一文,记述了和萧平爷爷、张炜叔叔在一起的情景与感受,发表在《中学生作文》上,并获征文一等奖。后来,学生们不仅了解到《海滨的孩子》是萧平爷爷的处女作,获过大奖,而且知道是中国唯一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编选的《世界儿童文学选集——亚洲选集》(一个国家只选一篇)中的杰作;知道了《三月雪》已改编成广播剧、电视剧,在中央电台、电视台播出;《墓场与鲜花》荣获全国短篇小说奖……于是,他们常常以曾和萧平爷爷在一起而深感自豪。光阴荏苒,20个年头过去了,当年的学生如今已成家立业,分布在国内外各地。此刻我在想:他们该不会忘记当年萧平爷爷给他们作报告的情景吧,该还珍藏着萧平爷爷和张炜叔叔给他们的签名、题词及合影吧……

  岁月如流水,人间重晚情。在2008年鲁东大学举行的“萧平文学创作50年报告会”上,著名作家、前文化部部长王蒙先生拨冗到会祝贺(图5),他在报告里提到半个世纪前读过《海滨的孩子》,其中的有趣情节和动人场景至今仍有印象。王蒙与萧平是半个世纪的老朋友,友情深笃,他幽默地说,自从读了《海滨的孩子》,自己便打消了儿童文学创作念头,不再写儿童文学作品,究其原因,怕也是“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吧。说到这儿,王蒙笑,萧平笑,张炜笑,大家都笑,会场响起一片会心的笑声和掌声……

  呼吁爱鸟保护环境

  记不准到底是哪一年了,但肯定是十多年前、上个世纪末的冬季。一天,萧平老师打来电话,说他刚去荣成参加了一个笔会,看到南来过冬的天鹅,美丽无比。他留心观察,发现天鹅与人总保持着50步左右的距离,人再走近些,天鹅就警觉起来、翩然飞去。据当地环保人士讲,现在已经好多了,过去捕杀成风,天鹅是见人就飞。萧平老师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这50步的距离是文明的距离,是天鹅对人类不友好行为的反应。”多么精准、深刻而又洗练的概括,真是一语中的。他嘱咐我,要教育学生爱护鸟类,保护生态环境,并通过学生告诉他们的父母及亲友。我照他的要求做了,在全校大会上讲了这件事情,并做了一期“爱护鸟类,保护生态”的专栏板报。他知道后很是欣慰。不久,《烟台日报》发表了他写的文章,题目就是“距离”,他在向全社会呼吁:爱护天鹅,保护鸟类,它们是我们人类的朋友,保护它们就是保护我们自己!写到这里,我倏然想起那篇曾获第六届百花文艺奖的《翡翠鹦鹉》,其中不也蕴含着这样的思想与情怀么?

  当历史跨入新的世纪,构建和谐社会已成生活主流的今天,人与天鹅的距离肯定会日趋缩短,萧平先生十多年前的美好愿望也定会成为现实。据在荣成工作的云太师弟说,现在天鹅与人的距离已缩短到三十几步了。按此以往,人与天鹅亲密接触、零距离共舞的场面翘首可待。届时,萧平先生又会写下怎样的文章,抒发若何的感慨呢……

  高龄撰序情深似海

  今年是恢复高考35周年。为纪念这一具有里程碑与拐点意义的重大历史事件,鲁东大学决定在金秋十月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并拟出版纪念文集。闻知77级78级回忆文集《难忘的一天》即将杀青付梓,已86岁高龄的萧平先生罔顾搁笔多年,欣然为该书作序(图6),他写道:

  七七年冬恢复高考的消息传出后,一个在复读的高中生写了一篇作文拿给我看。作文的题目是“春雷”,大意是,春雷意想不到,春雷震聋发聩,春雷之后,就会有甘霖,万物会复苏。现在想起这篇作文,还是觉得写得好。七七年恢复高考的消息给我的感觉也是一声春雷,逆流将退去,新时期将开始,教育将恢复。现在可以看到,没有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的大发展,就不会有新的知识大军的产生,也就不会有三十年来的经济、文化、政治以及军事的大发展。让我们记住这一声春雷。

  序言写得极为精炼,字字珠玑,切中肯綮。他把恢复高考喻为“一声春雷”,真是再贴切不过了。正如当年老师评说天鹅与人的距离是“文明的距离”一样,他看问题总是那样深入骨髓,入木三分。这既是老师作为作家的思想深刻,也是老师一以贯之的写作风格。记得张炜曾以“腹富口俭”来概括老师的这一特点,我觉得甚是精确恰当。序言原准备以文前题词的形式出现,为此,萧平师特地写了两遍。手稿笔迹遒劲,文不加点,显示出先生严谨不苟的写作态度和大海般深广的师生情怀,令我们万分感动、心生敬佩。

  古人曰,一叶知秋,见微知著。西谚云,一滴水能反映出太阳的光辉。事实正是这样:细微处能观照物理品性,平常事可彰显人格情怀。以上琐事,虽然无法全面展现萧平先生杰出的业绩与建树,却也不难窥见他求真、向善、趋美、博爱与归和的人文情怀。这或许就是他作为全国著名作家、儿童文学家和教育家、大学教授所具有的情感世界、思想内涵、文化底蕴和人格魅力吧?

  宋人有诗道:“祝公寿共诗书久,一瓣心香己敬焚。”适逢宋公萧平先生86岁华诞之际,作为一名屡受亲炙的老学生,我禁不住写下上面那些话,并借此当作“一瓣心香”,以表达对先生的由衷敬意、深切感恩和诚挚祝福!

  萧平:原名宋萧平,男,1926年出生,山东乳山人。中国当代著名作家,教育家。曾任烟台师专中文系主任、烟台师范专科学校校长、烟台师范学院院长,山东省作家协会第二届副主席等职。195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91年离休。2007年获得烟台市十大“文化名人”称号。代表作品有《海滨的孩子》《三月雪》《墓场与鲜花》《归来》《翡翠鹦鹉》《春闺梦》等,出版《三月雪》《海滨的孩子》《萧平小说集》《萧平作品精选》《萧平中短篇小说自选集》等。曾获全国首届短篇小说奖、全国第二届少年儿童文艺创作一等奖、中国作家协会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征文奖、第六届百花文艺奖、山东省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70周年征文奖等。《海滨的孩子》是我国唯一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编选的亚洲儿童文学作品,并收入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八卷本《百年文学经典》。《三月雪》被改编成广播剧和电视剧。其作品被《人民中国》《中国文学》以多种文字介绍到国外。

编辑:周军
相关新闻
矫健:萧平老师 2013-07-08
萧平:《于谦传》忠实地再现历史 2013-07-01
宋萧平:文化的境界没有上限 2008-01-15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