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 > 文化研究 > 理论成果 正文

蔡玉臻:卧碑亭与卧碑

2013-06-24 14:44:45   来源:胶东在线   【字号:

  卧碑亭坐落在丹崖山古建筑群的东北侧,面北而立,因亭内存有苏轼的《海市诗》和《题吴道子画后》碑刻而得名。其实这卧碑亭并不是一座亭式建筑,而是与其他建筑相连接的一座卷棚庑式屋宇,不过人们追求一种雅意,便把它命名为卧碑亭了。因为坡翁的两件手迹都是横幅,刊刻在横置的长方形碑石上,所以被人们称为“卧碑”。

  卧碑的长为217厘米,高92厘米,正面刻的《题吴道子画后》,背面刻的《海市诗》。

  宋元丰八年六月,苏轼来到登州为官。但是仅仅五日,便接到还朝的调令。在他离开登州之前,有幸看到了令人神往的海市奇观,欣喜之余,写下了著名的七言古诗《登州海市》:

  东方云海空复空,群仙出没空明中。

  荡摇浮世生万象,岂有贝阙藏珠宫?

  心知所见皆幻影,敢以耳目烦神工。

  岁寒水冷天地闭,为我起蛰鞭鱼龙。

  重楼翠阜出霜晓,异事惊倒百岁翁。

  人间所得容力取,世外无物谁为雄。

  率然有请不我拒,信我人厄非天穷。

  潮阳太守南迁归,喜见石廪堆祝融。

  自言正直动山鬼,不知造物哀龙钟。

  伸眉一笑岂易得,神之报汝亦已丰。

  斜阳万里孤鸟没,但见碧海磨青铜。新诗绮语亦安用,相与变灭随东风。

  坡翁以兴奋的心情记叙了观看海市的全过程和感想体会,成为古今鉴赏的名篇,历代不乏注释赏析的文字。同时,翰墨流传,也为蓬莱的海山大增色彩,登州海市、丹崖仙阁,也从此声震遐迩,名重天下了。

  卧碑的另一面刊刻的实际上是苏轼的《书吴道子画后》和《跋吴道子地狱变相》两文的节录:东坡居士告史全叔:智者创物,能者述焉,非一人而成也。君子之于学,百工之于技,自三代历汉至唐而备矣。故诗至于杜子美,文至于韩退之,书至于颜鲁公,画至于吴道子。而古今之变,天下之能事毕矣。道子画人物,如以灯取影,逆来顺往,旁见侧出,横斜平直,各相乘除,得自然之数,不差毫末,盖古今一人而已。余于他画或不能必其主名,至于道子,望而知其真伪也。然世罕有真者。如全叔所藏,平生盖一二见而已。元丰八年十一月七日书。

  道子画圣也。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想于豪放之外,盖所谓游刃有余,运斤成风者耶!

  人们曾一度为这段碑刻迷惑不解。全文大半用较工整的行楷写出,至最后五行,忽放笔疾驰,字风与前迥异。有人说这体现了苏公的个性,不拘一格,却自成家数。此说似也言之有理,但疑窦仍难冰释,因这后五行之前,坡公竟署下了“元丰八年十一月七日书”。写一篇文章,竟将年款写在中间,这是绝对不近情理的事,难怪有些据石本录文的人不得不将年款移到最后。这实在是个千年疑案。

  后来终于有人揭开了秘密。原来,《书吴道子画后》一文,至年款确已结束,而后五行文字则出于苏轼另一篇文章《跋吴道子地狱变相》的前几句,碑文是将两文合二而一的。这有《东坡题跋》一书为证,已无疑问。问题是碑文何以要进行如此不高明的拼凑?

  从《海市诗》与《书吴道子画后》看,这两件手迹都是苏轼写给时客居蓬莱的河内史全叔的。另据《东坡志林》载,苏轼在蓬莱还画过一幅枯木竹石图,“自谓此来之绝”,也给了这位史全叔,可见苏史的过从甚密。苏轼离开登州以后,或即史全叔为纪念这位一代文宗,便首先想到把他的《海市诗》摹勒上石,以垂久远。而当时摹勒之事是难以放大与缩小的,所以只有照纸幅的尺寸确定石之大小。或在《海市诗》刻竣时,又发现碑石的背面尚可刊刻,于是史氏就所藏选出了《书吴道子画后》手迹,所憾此纸比之《海市诗》手迹短了几行,于是另选有关手迹填满,刻成后即成为今天这令人生疑的卧碑了。想象出这一层,再徘徊于碑前,谁能不为古人的苦心而付出会心的一笑呢?

  因为卧碑亭卧碑的墨迹出自一代文宗苏轼之手,所以备受人们珍视,整个卧碑也便成了蓬莱阁上的文物珍品。

编辑:周军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