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 > 胶东历史 > 历史档案 正文

从传教士眼中看甲午炮击蓬莱事件

2013-06-14 16:04:31   来源:蓬莱历史文化研究会   【字号:

  1894年(光绪二十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夏辛酉以提督衔奉命率嵩武军、登字练军、荣字练军和登州防军6营约3000人驻守登州(今蓬莱)。

  1895年1月18日拂晓,日本联合舰队常备舰队司令官海军少将鲛岛员规亲率第一游击队之吉野、秋津洲、浪速3艘巡洋舰[注1]自大连湾开往登州海岸。炮击登州,以“声东击西”的假象,牵制山东半岛西部清军不能东调。

  下午2时40分到达登州海岸。下午3时日舰以15公分大炮轰击登州,“开花弹”落入城内,居民骇逃。守军加强战备,并从府城东门外海岸发炮还击。20余发炮弹落在城里。8发炮弹打在登州学院附近,1发擦过狄考文头顶,强大的气流把他冲到一边。这些舰次日再度发动进攻,当时的学院院长赫士打着白旗和美国旗,坐小船出海,希望劝说日军司令停止攻击登州。但没有能和日本人接上头。他不知道对登州的炮击只是为了掩护攻击威海卫的佯攻。该城的城防只有几门200多年前[注2]铸造的大炮毫无用处。[1]

  4时5分停战,日舰驶至庙岛列岛的鼍矶岛(今砣矶岛)停泊。守军奉令连夜整队严防。1月19日下午1时45分,日舰又来炮击登州。令严阵以待的嵩武军等各炮台猛烈迎战,丹崖山清军炮台开炮还击,炮声隆隆,势颇猛烈。步兵也相继出动,分伏沙堤长城迎战。丹崖山旁的水城上,旧有明代防倭铜炮一尊。登州总兵夏辛酉便发此炮还击,但没有击中,炮弹落在“吉野”号旁边,激起一个水柱。“吉野”受此一惊,急转舰身躲避,与其他两舰会合。本来日舰炮击登州是虚张声势,见目的已达,3舰一同往东驶去。由于守军努力奋战,日舰未占到便宜,却达到牵制目的。

  关于蓬莱城内发生的事情,当时在黄县传教的美国南浸信会的蒲其维的女儿蒲爱达在她的《汉族女儿》和《在中国的童年》中,蓬莱城内老百姓身上的恐慌逃避情形,都有较为详尽的记述,因其当时只有几岁,从蓬莱逃到她们那里避难的事,她清晰记得,蓬莱城内发生的一切都来自教会兄弟们的描述和宁老太太的口述,情形相差无几。人们在大雪寒风里,四面八方满山乱跑,有的将孩子生在雪沟里,有的被冻死。其中一颗炸弹落在慕拉第小姐家大院内,有颗炸弹把一个男的炸成两截,一位老太婆坐在炕上,一颗炸弹非过来,把她打成两半。离蓬莱仅60里远的黄县的人们也恐慌起来,担心日本人从此经过去攻打省会,谣言如雪花般厚地鼠窜着。在这个“炮舰”外交时期传教士的一条命(不管他愿意不愿意这样认为)对于西方列强而言,值一个省,或起码值一个条约港。这也是后来慕拉第女士提到的她没有去平度,而是决定留在蓬莱的缘由,有她在这里,日本人就不敢放肆,可以挽救更多的甚至全蓬莱城的老百姓的生命。

  关于蓬莱阁后“海不扬波”遭日本炮击的记录,目前最早见于葛家修的《蓬莱阁志》“海不扬波石刻道光庚子托浑布题,光绪甲子日舰炮弹击毁不字”。蓬莱市政府办公室史志编纂科的《蓬莱阁志》[2]记有“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一月十八日,日舰炮击蓬莱阁,弹中蓬莱阁北碧外‘海不扬波’刻石,‘不’字受损,伤痕至今可见,而内壁灰皮也遭震落,壁上南海才子招铭山所绘墨竹图从此绝迹人间。”以上记录是目前的正史记录。前者编撰也许来自口述记录,因作者书前曾有过解释。后者在前者基础上写就,并进行了补充。

  以上是打仗的情形,而蓬莱城内老百姓又是如何呢?童年生活在黄县的传教士浦其维的女儿Ida Pruitt的《A Daughter of Han》,记录了生活在蓬莱城内宁老太太讲述的情形,从中可以看出当时蓬莱城内老百姓在炮击中的反应。

  关于1月18日前后,蓬莱城发生的事情,在慕拉第女士给她的朋友Willingham的信中有些记录,现将她1月22日的书信翻译出来,供有关方面参考。[3]

  亲爱的威廉汉姆博士:

  当我上星期六(注:1895年1月19日,农历腊月二十四)从平度回来时,看到了您(注:1894年)11月26日的来信,我的年度报告已经送给了赫德博士,教会委托他写总报告,基于此,我现在不再作季度报告了。

  关于平度教会的事花了我差不多三个周的时间,本应该在那里过冬天的,但我想这里(指登州)更需要我,结果上星期这里爆发了战争,绝大多数传教士已经逃离了,每次炮击仅持续半个小时,在炮击的第二天傍晚,我才到家。20日,“Yorktown”军舰过来接走了传教士,保护起来了。
我首先想到立即返回平度,但再仔细考虑后,最好留下来。我相信攻击这里,只是佯攻,为了从别的地方牵涉注意力(译者注:以后事情的发展证明慕拉第的判断是正确的)。这座城市并不算重要,中国军队很可能会冲到这里,日军将在某地进行一场决定性的战斗。对我们和当地人来说,首要的危险总是来自于中国的兵,我的前墙遭受了炮击,部分墙被一发炮弹炸飞,我的前面木门也被炸坏了。

  我听说,一旦中国军队开过来,人们担心粮食供给不足。

  我对妇女们筹集到承诺的款数感到非常高兴。他们希望能用来做大事情,我也总相信,如果我们南浸信会的妇女们竭力鼓动传教,男人们当然也会跟随的。“赞美男人们吧!”你说呢?那么,假如北方长老会验证了这点的话,为什么不同我们一道呢?

  顺致深深的祝福和诚挚的问候

  您的忠诚的慕拉第

1895年4月2日信

  亲爱的威廉汉姆博士:

  刚刚过去的这个季度里,充满了种种刺激,它见证了登州的炮击,目睹了威海卫的失陷。日本人四次光顾我们这里,他们的船舰几乎天天都到海面上逗留、游弋。两个多月来,所有的商业几乎停滞,但值得庆幸的是,这座城市正在从萧条中复苏过来,那些已经出逃避难的人大部分已经回来了。然而,留下更多的则是贫穷和灾难。银子的价格已经跌到了最低点,沿海港口贸易的谷物、面粉等都有所增长。试想,在这种极度恐惧和慌乱中,直接进行传教是不可能的。仅从某种程度上看,激起那些没能逃走,又下破胆的人的一线希望,是我们能而且仅能做的。然而,事情总是在有所好转,能给人们带来福音的大门正在慢慢敞开,在他们困惑与痛苦交加的时候施以同情成为打开他们心扉的秘诀。五个多周以来,教堂里又开设了一些常规的服务,高第丕博士依旧象以前在登州传教那样积极地、耐心地宣教。近来,我每天在这个城市进出,从没见过象现在这样和谐的氛围和甚至有时非常喜悦的心情。那里还有一些热于旁听者,但很可惜我没有机会教他们圣歌和祷告。一般来讲,人们从来没有这么大的学习劲头,他们的挫折已经教导他们开始谦卑,他们已经学会怎样把传教士当作他们的朋友。

  从你1月19日的信中得知无法增援,我深表遗憾。一旦进入和平期,我们希望条件好些,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会呆在这里,利用稍好的条件宣传福音,主将敞开心扉,对越来越多的信徒们做更好的解答。

  谨致问候。

参考资料:
1.Charles.H.C..Shantung Christian University.
2. 蓬莱市政府办公室史志编纂科.《蓬莱阁志》.济南:山东友谊出版社,1998.4
3.Keith H..Lottie Moon’s Letters and Other Writings
注1:
序号 舰名 排水量(吨) 马力 速度
(节) 乘员(人) 制地 下水年代 火炮(门)
1 吉野 4225 15968 22 385 英 1892 534
2 浪速 3709 7328 18 357 英 1895 020
3 秋津洲 3150 8400 19 311 英 1892 032

注2:登州博物馆内藏有1984年在小海请淤时挖掘的铜炮两尊,均由宝源局铸于“洪武八年”,公元1375年。所藏大铁炮以及目前陈列在蓬莱阁炮台上的铁炮,由“登州府知府诸镇监造”于“大清道光二十一年”,公元1842年。笔者认为200年前有可能是估计的数字。

编辑:周军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