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 > 文化博览 > 楹联研究 正文

丁佛言与楹联

2008-01-14 14:54:11   来源:胶东在线   【字号:

  “有子才如北海龙”1917年,中华民国总统府秘书长丁佛言的父亲丁玉书病逝,总统黎元洪特赠挽联云:乃公今化辽东鹤;有子才如北海龙。上联是对丁佛言之父的深切缅怀,下联则是对丁佛言才华的高度赞扬。丁佛言(1878-1931),原名世峄,初字桐生、息斋、芙缘,继谐芙缘音为佛言,号迈钝,别号黄人、松游庵主、还仓室主,山东黄县(今龙口市)城关镇宋家疃人。系清末民初著名的社会活动家、书法篆刻家和古文字学家。历任山东咨议局议员、民国参议院议员、黎元洪总统府秘书长等公职,以及《神州日报》、《亚细亚报》、《国民日报》、《中华杂志》等报刊编辑,山东政法学堂教员、国民大学文字学教授。丁佛言在从政外,醉心于书法篆刻,是继清末杨沂孙、吴大澂、吴昌硕之后的又一位篆书名家,时有“南吴(昌硕)北丁”之称。他精于研究古文字的形、声、义,不仅能写甲骨文、金文、小篆等风格各异的篆书,也能写隶书、楷书、章草、行草书等书体。著有《说文古籀补补》、《古玺初释》、《还仓述林》、《金石题跋》、《字说》及《续字说》、《松游集古》、《松游印存》等。《说文部首启明》、《说文抉微》、《松游庵印谱》等20余种文稿,近百万言,但多未付梓。上世纪80年代其后人从海内外征集到部分书法篆刻作品,在台湾出版了《还仓室遗珍》。1995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丁佛言书法选》。丁佛言擅长撰书楹联。据说他春节回家,只要在门上贴春联,不过三天便被人揭去。丁佛言有关楹联的著述有《松游集古金石文字联语》等。1942年,邑人王衍槐在上海学生意,见有丁佛言的书法作品流传肆廛,花重金收藏其楹联百余帧。拟刊《松游楹联大观》,未能脱稿付梓。

  “我居鲁国望灵光”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年仅21岁的丁佛言扼腕叹息,对国家前途深表担忧,激奋地写下两首七律,其中有联句:“当日秦庭笑指鹿,而今汉火藉飞萤。”“头颅无价康南海,笔墨有灵梁任公。”康南海即康有为(广东南海人,人称康南海),梁任公即梁启超(号任公)。当时,康、梁二人流亡国外。圣业须添齐鲁论;尚书应校古今文。这是丁佛言23岁时所书联,现藏于龙口市博物馆。1905年,丁佛言受自日本留学归来的同乡、同盟会员徐镜心之托,为其书楹联留念:事到万难须放胆;理当两可且平心。丁佛言曾书联语:谱传东里长词令;新得南官校书图。

  不如饮醇酒;相将还故居。舒铁云《劝酒歌》云:“饥寒在身前,功名在身后。悠悠行路难,不如饮醇酒。”东晋陶渊明写道:“翩翩新来燕,双双入我家,先巢故尚在,相将还旧居。”秦砖五鹿宜孙子;汉洗双鱼大吉祥。此联通常写作“晋砖五鹿宜孙子;汉洗双鱼大吉祥。”意为晋代的砖面雕刻五鹿,以庇荫子孙;汉代的笔洗绘制双鱼,象征大吉祥。受制于声律,作者将“子孙”写作“孙子”。烟台文史资料第六辑《丁佛言》所附丁佛言遗墨,收入他所书楹联20副。谨录其中数副:古墨半浓评砚谱;新泉初沸补茶经。

  东野马能方政事;中原叔亦见文心。

  帘外青山无墨画;林间疏雨有声诗。

  用笔直追钟太尉;能文今见沈尚书。

  钟奏始闻韶乐作;鼎铭亲见尚书来。

  君是林宗举有道;我居鲁国望灵光。

  汉京得人崇孝义;唐代命职用文辞。

  自能与道同其适;唯有进德尚是强。上述第四副用典,这里略作解释。钟太尉,即钟繇(151~230),字元常,颍川长社(今河南长葛县东)人。人称钟太傅。工书,与张芝、王羲之齐名,并称“钟张”、“钟王”。同张芝、王羲之、王献之合称书中“四贤”。历代奉以为法,真迹已无存。李颀《同张员外諲酬答之作》:“清言只到卫家儿,用笔能夸钟太尉。”沈尚书,即沈约,历仕南朝宋﹑齐﹑梁三代,梁武帝时,官至尚书令,故称。唐•韩翃《寄令狐尚书》有句:“妙略多推霍骠骑,能文独见沈尚书。”

  “从今后不值一文”丁佛言为国为民刚直不阿,敢于直言。他的楹联不无有感而发、针砭时弊之作。1922年,直系军阀曹锟欲解除黎元洪总统职务取而代之。曹锟向外国银行借贷500万元巨资,以5000元大洋贿赂国会议员投其一票。当时议员月薪320元,一票之利超过全年收入。丁佛言凛然拒贿,并愤然辞职,携家眷回归故里。春节他撰书一联贴在自家门上:四十岁已无闻,到此日况将半百;五千元真可惜,从今后不值一文。联语深刻讽刺了曹锟的贿选行为,并导致作者入狱。丁佛言身陷囹圄,仍奋笔疾书痛斥曹锟。这在八百议员中是绝无仅有的。丁佛言晚年虽称不介入政争、不谈革命,但他无时不为国家前途、民族兴衰而耽忧。

  “风流儒雅怅千秋”1931年1月19日,丁佛言病逝于北京,时年53岁。他的英年早逝曾使无数人哀伤,《大公报》等发表文章对其人品、气节大加褒扬,誉其为“鲁之灵光”、“一代之范”。海内外贤达名流纷纷敬献挽联。著名民主革命家、法学家、教育家、“七君子”之一沈钧儒(1875-1963)惊悉好友溘然逝世悲痛至极,题赠挽联二副,其一为:槎牙出肝胆;抵掌失生平。沈钧儒与丁佛言交往过从甚密,曾亲笔题赠帧照署言。“槎牙”,同“叉牙”,歧出不齐的样子。“抵掌”,击掌,表示谈话时气氛融洽。《战国策•秦策一》:“见语赵王于华屋之下,抵掌而谈。”此联由王衍槐所书,现挂在丁佛言纪念馆外明柱上,高度赞扬了丁一生豪迈卓群的胆识与清正廉洁的气节。其二为:大笔何淋漓,金石刻画为余事;才人感摇落,风流儒雅怅千秋。上联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风流儒雅怅千秋”,化用杜甫《咏怀古迹》五首之二:“摇落深知宋玉悲,风流儒雅亦吾师。怅望千秋一洒泪,萧条异代不同时。”还有一些知名人士将惋惜与敬佩之情倾注笔端,祭奠故友,寄托哀思。王云洲挽曰:豪气迈千秋,发言惊破项城胆;文章垂万世,落笔招还中国魂。上联实有所指:1916年5月,丁佛言在南京督军团会议上拍案而起,几度慷慨陈词,坚决反对袁世凯(字项城)任总统,引起热烈反响。袁获悉后气忿之极,病情加剧,不久便惊忧而死。田步蟾挽曰:所居在谦让之间,鲁多君子;作字溯商周以上,前无古人。牟中珩挽曰:一生磊落光明,全无半点客气;满腹经纶文章,岂仅数种遗书。张宗昌挽曰:平生具王佐奇才,出世曾为天下事;晚岁成著述大业,退闲聊作水云身。上述挽联,对丁佛言一生作出了客观而公正的评价。

  作者:艾 曾

编辑:周军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85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