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 > 文化博览 > 人文风物 正文

京剧名流与烟台(上)

2013-06-14 11:51:38   来源:胶东人物   【字号:

   自1858年(清咸丰八年)《中英天津条约》签订,烟台就成为北方重要的商埠。船只往来频繁,商贾云集,市面繁荣。

  此时,京剧已在北京日渐兴盛,并开始南下上海。据载,清朝同治六年(1867年),京剧艺术从天津始传至上海,在一家名为“满庭芳”的戏园演出,并引起巨大轰动。从此,天津、北京的名伶纷纷涌向上海献艺。而烟台作为京津通向上海的海上必经之路,具备了京戏名家途经此地的天然条件。当时,南下或北上的演员们多取水路,因为随身所带的“行头”过多,乘船走比较便宜。当船行至烟台时,必在此“挂口子”(靠岸上货),这一停往往就是三、四天,如遇海上风浪,滞留时间则更长。因此,演员们一般借此机会上岸演上三、五场戏,挣个路费钱,久之遂沿袭成习,凡经此地的演员必上岸献艺,故名角佳伶纷至沓来,使烟台的戏迷大饱了眼福。

  据《中国京剧史》记载:京剧传至山东省是在同治年间,并在济南、烟台等地得以迅速发展,而京剧流布于其它省、市大多在光绪年间或民国初期。由此可以看出,京剧传至烟台仅晚京、沪,而先于其它地区,所以,京剧在烟台的历史可谓久矣。

  名角纷纷来港城

  烟台自开埠以来,京剧名家纷至烟台献艺,早期来烟最负盛名者为名旦路三宝。路三宝扮相俊美,唱做兼能,文武并重,戏路十分宽广,尤擅长一些泼辣刺杀戏,如《刺婶》、《坐楼》、《杀山》等,早年堪称花旦界中第一流人物,连梅兰芳、尚小云、荀慧生、于连泉等都曾向他学过花旦戏,并经常与谭鑫培、王瑶卿等联袂演出。路三宝的到来,大受烟台观众的欢迎,这不仅是因为他有着高超的技艺,更由于他还是咱山东老乡。

  这期间来烟的还有一名光绪末年被誉为“小生第一”的京剧名家朱素云。他与“同光十三绝”之一的徐小香是师兄弟。《清代伶官传》说他饰“《黄鹤楼》之周瑜,虽年逾不惑,而风采如旧,所谓倜傥潇洒,英俊风流者,诚足当之而无愧也。”他的念唱身段,无不精妙,尤善扇子生和周瑜、吕布一类的雉尾生。曾与陈德霖、余玉琴、王瑶卿等同台,遂声誉大振,并与王瑶卿、杨小朵有“三美”之称。朱素云虽然艺高,但对烟台来说却留下一段憾事。当时在烟票界有一习俗,就是凡演员来烟都要先到票房拜访,以求关照,而票界也总要尽地主之谊。据说当朱素云来烟时,票友们照例准备热情为之接风,然而朱竟有些自恃艺高,未去拜访。故当晚“打炮戏”尽管精彩,但台下竟未报一记掌声,下台后他气哼哼地说:“你们烟台人真不懂理!”当即有位票友反诘道:“我们虽然没鼓掌,可也未叫一声倒好,但我们茶饭恭候,您却大驾不临,到底是谁不懂理?”一句话羞得他无言作答。从此一去,再未来过烟台。

  早期来烟献艺者还有名花脸苏廷奎和红遍武汉、上海的女老生恩晓峰等。

  民国初年,丹桂、瀛洲、天仙等剧院竞争激烈,纷纷争聘名伶佳优来壮声势。这期间先后来烟者有:汪笑侬、李吉瑞、尚和玉、周信芳、马德成、杨瑞亭、冯子和、黄润卿、颜宝恒、小孟七(孟小冬之三叔父)等。一时名优济济,争相施展绝艺,使烟台观众大饱眼福。小孟七头天在瀛洲演出《路遥知马力》,周信芳第二天就在丹桂门首贴出《日久见人心》。周信芳当时正值少年英俊,唱做念打俱佳,他排演的《狸猫换太子》曾轰动一时,有的竟不远百里来一睹为快。

  汪笑侬原为河南省太康县知县,后因不善逢迎上司而被革职。罢官后干脆“下海”,遂成为一代著名的京剧改革家。他曾在上海发起过一场戏曲改良运动,编演的《博浪锥》、《易水寒》、《引狼入室》等新戏,对社会的进步起到一定推动作用。他来烟台演出自编的《三字经》受到热烈欢迎。另一位推崇京剧革新,反对“死抱一门”陈规的京剧革新家冯子和亦光临烟台。他工青衣兼串花旦,“端庄、静穆,有艳丽娴雅之丰姿,无轻佻猥亵之态度。与寻常花旦一味淫荡者,迥然不同。”他还自费创办了“春航义务学校”,并自任校长。并编演了控诉鸦片害人、揭露清廷腐败、呼吁男女平等的《黑籍冤魂》、《哀鸣遍野》、《血泪碑》、《恨海》、《祝英台》、《杜十娘》等新剧。当部分新剧在烟献演时,反响强烈,人们争相观看。他授徒甚多,其中备受烟台人垂青的名旦云燕铭,便是他的门生。

  京剧大家尚和玉的烟台情缘

  在来烟的诸多京剧名家之中,影响最大者莫过于京剧艺术家尚和玉。尚和玉和杨小楼同是京剧武生俞派的创始人俞菊笙的得意门生,他所创立的“尚派”,是北方重要的武生流派之一。

  尚和玉民国初年来烟,在丹桂戏院的首场打炮戏是《金钱豹》。一出场那威武凶猛、粗犷剽悍的扮相,便博得了满堂喝彩。他演的《四平山》最负盛名,把那个少年封王、目中无人、狂傲自负的李元霸,演得浑厚猛愣,刚勇固执。尤其是那双特大号的“铁锤”,在他手里飞转起来,就像纺车一样,不仅显示了他的功力,更体现了李元霸那种神勇无敌,舞弄兵器,边打边玩的孩童气。每至此,观众便报以热烈的掌声。后来他在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之时,以76岁高龄献演此戏,仍然不减当年之勇。

  尚和玉对咱们烟台情有独钟。他认为烟台不仅物阜民熙、山青海碧,而且观众爱戏、懂戏,“底围子”阵容强大,演起戏来得心应手。所以他先后两次来烟台,第二次来烟台竟住了两年之久。他在烟期间,还担任过丹桂戏院的经理以及烟台梨园公会会长。

  尚和玉为人忠厚诚朴、正直善良,广有善名,人称“尚老道”。他主张“有饭大家吃”,见谁有困难,总是援手以助。在烟期间,他在世回尧以东为贫苦艺人购置了数亩义地,并将技艺传授给烟台票友,至今仍然广为流传,成为一则艺坛佳话。

  程腔轰动港城

  “四大名旦”之一的程砚秋先生曾两度来烟台演出。他那幽咽婉转、低回曲折而又刚劲竖实、锋芒逼人的唱腔,一时间陶醉了港城的戏迷。他在烟演出时,烟台人争相抢购戏票,程砚秋,满族人。生于1904年,卒于1958年。其幼年向荣蝶仙学艺,工刀马旦,后改学青衣,曾拜王瑶卿、梅兰芳等为师。他比梅兰芳小十岁,学戏十分刻苦,终于凭着一股子拼劲,把本来很窄而闷的嗓音,锻炼成为一种沉稳凝重、委婉含蓄的“程腔”。凡是在丹桂戏院看过他主演的《窦娥冤》的无不为之动情。他唱的那段二黄慢板,如泣如诉,让人感到窦娥确实有吐不完的哀怨,倾不尽的冤屈,真可谓感人肺腑,催人泪下。当他演到婆母坐监、而被衙役一脚踢开的场面之时,只见他纵身从一个台角跌向另一个台角,充分反映了他的深厚功底,博得了观众的热烈掌声和喝彩。

  程先生艺德双馨,广留佳话。“七·七事变”之后,梅兰芳蓄须明志于上海;程先生则到北京郊区的青龙桥务农,坚决不做日本鬼子的“顺民”,铁骨铮铮,可敬可佩!程先生在烟期间,有一次收到了一封陌生人求援的信件,他当下偕同夫人四处探访,最后终于在一条深巷中找到了那位写信人。他问明了情况,当即慷慨解囊资助了他。此事在烟台至今广为流传。程砚秋离开烟台时,人们自动前来送行。人群从丹桂戏园一直排到南大街,真可谓盛况空前。竟把旧商会的栅栏都挤倒了。此情此景与今天京剧之备受冷落相比,真令人感慨万端。

  作者:周峙峰

编辑:周军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