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 > 胶东民俗 > 民风民俗 正文

福山太平顶庙会

2008-01-14 11:12:07   来源:民俗研究   【字号:

  烟台市福山区(旧时为福山县,辖烟台)太平顶庙会,位于福山城东南4华里,在内夹河与外夹河之间有一丘陵,称太平顶山。山势东西走向,中间高两头低,远远望去象一只凤凰展翅。据万历福山县志载:山上庙宇整齐,古庙最早的要数龙王庙,始建于唐贞观年间,距今一千三百多年。龙王庙旁有一座具宫廷建筑风格的戏楼,建在三面高,一面低的山坳里,依地势之利,足可容纳5万人看戏。

  唐朝初年,唐太宗李世民东征时命大将尉迟敬德在此建龙王庙,为什么在此建庙?据传,唐太宗李世民东征时,与敌交战,因不熟地形贪战陷入重围,李世民奋力杀出重围,来到外夹河,慌忙之际跃马过河钻进了芦苇荡。敌军在后面放起火来,大片芦苇荡变成了一片火海。李世民冲出芦苇荡,前面又碰上了内夹河。前面是滔滔大水,后面是漫天大火,李世民不禁叫起苦来。忽然,西北方向天色突变,乌云翻滚,向东南扯旗般飞来。刹时,雷电大作,大雨夹着冰雹铺天盖地刮来,大雨冰雹打得敌军逃窜,也熄灭了大火。忽然,对面河边一棵参天大树,迎面倒来,树头儿正倒在李世民的脚下。李世民一看大喜,忙向西北方向参拜不已。打马入水用手扶着大树过了内夹河。当他来到太平顶时,身后大树轰然一声随水而下。这时,雨过天晴。李世民认为是东海的龙王救驾,所以命在太平顶上建庙,四时奉祀。

  敕建龙王庙,大殿巍峨。大门上有宋体字对联,上联是:“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退。”下联是:“波浪长长长长长长长消。”院内有两株古柏,树旁有一敕建龙王庙碑,记载着唐贞观年间救驾建庙的历史。殿堂内正面坐着一尊金身红面神像,像前立一牌位,上写“敕封东海龙王广利王之神位。”梁上用铁链各锁着一只腾空欲飞的木雕巨龙。

  龙王庙大门配殿,西一间为“马王庙”,相传是奉祀唐太宗神马之庙。东一间为“土地庙”,传说,李世民过河时,那棵大树倒为桥也有他暗中的功劳。

  龙王庙往南,依次是“三清祠”和“观音堂”,其规格略小于龙王庙。据县志载是金天会9年(公元1131年)的建筑。出此殿再向南,紧接着是太平顶上最高最大的碧霞元君行宫,由前殿和后楼两部分组成。大殿是王母娘娘金像坐像;大殿东西两侧站立着手持枪刀剑戟武士像各四尊,威武雄壮,孔武有力。奇怪的是都缠着小脚,为女性之特征。在碧霞元君寝宫,有一坐神,奇怪的是,旁有七八个正在揉面做馍馍的女侍者,其中一怀抱婴儿坐在灶前烧火的女像,这在山东庙宇实属罕见。据传是烹饪业的始祖,福山的厨师高手,都到这里参拜。内间是碧霞元君寝室。床上放着若干双绣花鞋,鞋上有敬献者姓名。传说,碧霞元君众姊妹十八人,嫁在各地,福山太平顶且是最小的小妹,当地为迎接她们姊妹相聚,而建此行宫的。

  大殿南两旁为东西廊房,内供十大阎王。过廊房登山之巅,即为玉皇大帝之殿。殿内玉皇大帝之像,手持圭璧,两目炯炯有神,使朝拜者望而生畏。此殿居高临下,视野广阔。凭籍地势之利,推崇玉帝之尊,可见时人用心良苦。

  此庙会为农历四月十八日,关于为什么要在农历四月十八日赶庙会,有两种说法,一曰李世民遇难呈祥之日;一曰碧霞元君福山小妹的诞辰日。

  上述解释太平顶庙会似觉肤浅。其实每个庙会的建立自有其深层含义。例如,福山农历四月十八日,正值小麦抽穗扬花之时,青苗作物长势喜人。从节气看,时值立夏,正是庄稼人小闲挂锄的阶段。庄稼人脱下夹衣,换夏装,这个时间,忙活了一春的庄稼人,来到庙会,相互走动交流农业技术、种子、农具、牲畜等等。还有只需心会、不须言传的事,即是一些光棍汉来到庙会择偶配对确是一个好时机。福山至今还流传着“光棍汉盼四月八山”的俗语。

  从山上的古庙群看,不管是龙王庙、元始道观、还是玉皇大帝、王母娘娘,这些寄托着我们祖先的崇拜意识的诸神,维系着本地区民族团结上所需的心理纽带和凝聚力。福山乃至 胶东半岛,至今人们还过着四月十八日节的习俗,足以说明,我们不少的节日活动的观念,植根于历史文化传统,这些盛大的节日的形成,联系到著名的历史人物或事件,可又并非准确无疑。对严肃的考据家来看,都属荒诞不经,缺少确证;然而民间大众却乐于接受。所以说,至今还未见某个伟大者站出来,号召打倒“清明节”、打倒“中秋节”与此不无关系吧。荒诞的构想丰富了节日的内涵和情趣,这也许就是民情风俗的威力吧。

  太平顶庙会为5天,十八日这天为正会。庙会主要活动分为两大类,一是文化娱乐敬神拜庙活动;二是农产品,大畜牲交易活动。

  旧时,各村在十六、十七这两天,在登山及庙周围划出买卖交易的范围,如,农具市、种子市、鸡蛋市、畜牲市、杂品市、绸缎市等。十八日这天,日出卯时,吉日一到,前面有雷鼓开道,七七四十九个扎红白英雄巾,身系紧身腰带,鼓身大红色著五谷丰登福字图案,鼓手分成两队,队前有一老者为指挥,一声鼓令,击鼓者手执红绸穗木制大鼓槌,随着击鼓节奏腾跃前进。鼓队后是三眼枪和吹大抬杆,唢呐紧尾其后。紧接是一支庞大的仪仗队,举着旗、伞、钺、斧等各种仪仗;仪仗队后面是抬着猪牛羊三牲“祭品”;后面依次是各村舞龙队和狮子队,还有秧歌、高跷、旱船、花棍的扮耍队。高跷多半是扮成“白蛇传”、“西厢记”等歌颂爱情神话故事为内容的片断和造型。秧歌队后面是具有福山特色的抬阁,抬阁上面将五、六岁的小孩,扮成童男童女,绑在铁杆上,下面一个大架子(木质),用十几人或二十几人抬起,浩浩荡荡,甚是气派。每一个抬阁与抬阁之间,往往夹着一些耍武术的人,边走边耍,步步生风、舒展大方。在山会队伍最后面的是成千上万的百姓,手执香烛虔诚地紧随其后。队伍上山后,便是分类拜神活动。

  如逢大旱之年,四乡人则成群结队,头戴柳枝,抬着全猪全羊前来祈求龙王普降甘霖。有一些盼生子女的妇女们,往往先奔观音堂,向着身背负着许多小孩的“送子娘娘”,在娘娘怀抱的小孩间捏一块泥吞下,传说即可得子。一场庙会下来,“送子娘娘”怀抱的小孩两腿之间身子和腿都分了家。

  还有一些家有患病的人,直奔“十不全”神和“齁骨神”、“筋骨神”,传说,这位尖顶、眇目、塌鼻、歪嘴、斜颈、鸡胸、驼背、拐臂、瘸腿、跛足,集十残于一身的神,专门保佑人们健康的。

  这位嘴上常被上山的人们塞满面酱的“齁骨老爷”,传说患气管哮喘的人,可以把喘病推给这位老爷,自己的病就好了。还有在角落的“筋骨老爷”,他身披麻皮,身前身后放着许多纸扎的拐杖,人若有腰腿痛,则可免去痛疼之苦。

  拜完神后便散伙,看大戏。山上除固定戏楼外,在对面也高高搭起临时戏台。两台大戏对着唱,一天唱到黑,昼夜不停,当中午或傍晚吃饭时,演员们便去吃饭,台下的人除一些年老的人去饭棚吃饭外,大部分手拿火烧、油饼边吃边等。台上也不会空场,出来一个太监装束的人,一身丑装手执缨甩,口中念念有词,尽说一些如:“越冷越打颤、越热越出汗、越穷越艰难、越富越方便……”等的大实话,哄人笑。

  大戏唱的都是些京剧折子戏,如:《打鱼杀家》、《杨家将》、《三岔口》、《空城计》、《白蛇传》、《西厢记》等,正宗的京韵京调,台上锣鼓喧天,台下人声鼎沸,万头攒动。这真是庄稼人在麦收前的一次节日享受。

  庙会期间,四乡外县、外省赶来参加庙会的人也很多。变戏法(魔术),走江湖买野药的,打拳卖艺的,捏面人的,吹糖人的,看相的,批八字、点面痣的……各种玩艺应有尽有。

  最热闹要数卖各种小吃的了,福山是烹饪之乡,鲁菜(胶东菜)的发源地,各村的民间烹饪能手早已抢地点,支蓬起灶,煎、炒、烹、炸各种海鲜,还有一些卖熟海鲜的螃蟹、板子虾、对虾、海螺等海货。面食有抻福山大面、福山油饼、饽饽、莲子、肉火烧、炸面鱼等,还有卖凉海菜凉粉、老豆腐等,真是集民间烹饪之大全的地方风味大观。

  入夜,是山会黄金时刻。此时,戏台上名角纷纷登场,人们在灯火下不断喝彩。但也不要忘记,在这时刻那些光棍汉和刚刚认识的姑娘、寡妇早已躲在阴暗的角落里说悄悄话……

  遗憾的是太平顶的古庙群。这自唐初、金、元、明、清一千三百余年,凝结着福山人民才智与聪慧血汗结晶的古庙建筑在1938年遭到日本侵略者飞机轰炸。庙炸物毁,但山会的传统仍然沿袭下来,庙会这个具有“活文物”价值的传统文化事象,随着社会发展,变成了今日农民交换农业科学技术、发财信息、先进农业机械工具、优良品种的一种特殊贸易市场。

  一些流落在海外的老华侨及港澳台侨胞,回乡提起孩提时代赶太平顶庙会,禁不住手舞足蹈、热泪横流,回忆着那当年的热闹场面。

  如今,每逢农历四月十八日,四面八方,邻县市的富了起来的农民都涌到太平顶上,在过去古庙遗址基石和残瓦碎砖的废墟上,依旧搭起台来唱大戏,进行着现代化农业机械贸易。四乡八镇的农民依旧还组织传统的文艺活动、民间艺术,雷鼓、抬阁、高跷、秧歌、旱船,又登上了山。
目前,福山区政府也正顺应民间习俗,因势利导,将一年一度的四月十八太平顶庙会改成全区物资交流大会。区政府还考虑恢复山上一些名胜古迹,增加一个别有情趣的旅游景点,不久的将来,这里也许会变成胶东半岛一处富有特色的民俗活动的舞台。

编辑:周军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85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